受保護的文章:喉糖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廣告

毛毛的時間

maopi.jpg
(左毛毛右皮皮)

許多事情都會隨著時間而逐漸淡忘,但有些事情永遠也不該忘。

我一直以為,既然你撐過了這麼多次想必你也可以撐過這一次。我一直以為,你可以以你的傻氣抵抗上天給予你的不公平。我一直以為,從我們把你抱來後你就應該從此快快樂樂,就這樣終老一生。

民國九十五年八月三號深夜三點半左右,毛毛走了,三歲,正值壯年。毛毛走的突然,實在令人難以接受。人世間之變化無常,莫此為甚。

毛毛命不是太好,一開始就是流浪狗狗,又染上嚴重皮膚病。好不容易遇到我們,花了一年跟他一起努力把皮膚病治好。才剛剃毛,正要再次長成毛毛球時,老天爺就帶走了他。

毛毛當時睡得正酣,手還抖阿抖的。突然之間,毛毛就小跑步到籠子裡面去,發出哭號聲(應該是吧,像是喉嚨被掐住的尖叫聲),我跟我女朋友本來還在看電影,我一直以為是電影裡的音效,後來我們趕快跑過去看。那時毛毛已經攤了,沒多久就把吃下去得飼料全部吐出來,一動也不動。後來我想把他抱出來,聞到臭味,我還以為是他又跑去吃大便了,所以又嘔吐。但是不是,是他已經脫肛了,就這樣看著他的大便一條條地排出來。一時之間我們都傻了,一時間上網找不到24小營業的獸醫院,於是只好騎摩托車衝出去找看看店家門口有沒有寫。就這樣,半小時過去了還是沒找到一家有開,只好趕緊返回家中。再度上網尋找,後來終於找到一家,雖然有點遠,可是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帶子綁著就抱著毛毛衝了出去,期間還是請心急如焚的女友留守家中,萬一找不到路還有人可以詢問。

毛毛整隻已經完全沒有力氣了, 我將他放在機車前面的踏板,用兩隻腳分別支撐著頭跟腳得部份,在公路上狂奔,終點彷彿無止境地往後延伸。一到醫院,我立刻把毛毛從踏板上放下來,不停地撫摸他、呼叫他的名字、叫他加油。死神跑得很快,我不知道能不能跟的上。門開了之後,我抱著毛毛就衝了進去,立刻把毛毛放到診療台上。醫生立刻幫他量體溫、給他氧氣、按摩他的心臟,在五、六分鐘後,死神贏得了這場戰役。凌晨三點二十三分,毛毛正式離開我們,加入天使的行列。

當下得酸、苦、淚實在非筆墨所能形容,無論書上、電影上把這個過程描述得多麼貼切、多麼深刻,都遠不及那瞬間衝擊的萬分之一。打電話告訴女友這個消息,女友已在電話那頭泣不成聲。我請醫生先幫我安置,明日再來看看要如何處理。我曾經希望可以無情,我知道有情之後失去得痛苦,我曾以為我已經無情,但人非草木,豈能無情?

於是我在公路上淚奔,但迎面而來得風壓也無法抑制住我那奪框的淚水。回到家門,女友早已成了一個淚人兒。事到如今,只能大哭一場、大哭一場、大哭一場。大哭一場後,我們試著討論當日要做的事。我還是對於那位醫生判定得死因起疑,他說毛毛是因為犬愛利希體症而死。但傳單上的介紹看起來實在不像是把如此快速的利刃,倒像是慢性病。於是,我們決定一早先打給之前熟識的醫生,請他幫忙再看看毛毛。

離獸醫院開門還有一段時間,我們稍微假寐一下,女友哭了整夜,我倒是睡著了。突然有個奇怪得念頭把我推醒,一醒來滿腦子覺得我們還會再一次遇到毛毛,我不知道在哪,我不知道何時,但我就是知道我們還會遇到毛毛。這種特殊感受得念頭奇準無比。佛家認為,生物所謂的靈魂其實是種意識流,因此密宗才可以藉著辨認意識流的功力找到轉世後得喇嘛。我跟女友這樣說,只要看到眼睛我們就知道是毛毛了,不管他是以什麼姿態出現。我們還會再遇到毛毛一次,我深信不疑。或許這次,他可以不要從流浪狗開始當起。

起床後,稍加梳妝,我還吃了點早餐。我們先出發到毛毛身體所在的獸醫院把他帶到熟識的獸醫那。沒想到毛毛實在太重(18kg),用摩托車實在載不來,因此我們攔了輛計程車。我把毛毛的箱子搬到台上,讓醫生看一下,不愧是老經驗的醫生,一看就知道是心臟方面的問題。他說大概是類似心肌梗塞的毛病,可是在這種年紀的狗狗身上出現相當少見。醫生說,這種病來的又快又急,大多都沒有辦法。我問如果在一病發得時候就對他心臟按摩可不可以救得回來,醫生也只說有可能,並未給肯定得答案。再來就是請寵物樂園的人員來幫我們處理毛毛的後事,我們還趁對方還沒來時,又坐了一次計程車回去牽摩托車並且買了毛毛喜歡的牛奶骨給毛毛帶走。還是很感謝熟識的獸醫幫我們處理毛毛的後事,也幫我們省了一些錢。

醫生確定死因時,其實我心裡是有稍微好過一些。因為毛毛中了這種又快又急的病、又發生在凌晨沒有獸醫的時段,或許這就是他的命,註定要當個年輕的天使。但其實這樣想還是只能稍稍減低我心中的傷痛,尤其當回家之後看到女友又哭到像個淚人兒時。我曾希望我可以保護自己周遭我所喜愛的一切。但到最後,我救不了毛毛、我沒法讓我女友不那麼難過,面對這種事,我怎麼樣也使不上力,廢物一個。我不知道何時可以停下淚水,我也沒辦法看著毛毛的相本就回到過去來改變這一切,我只知道老師後天還要跟我拿投到ICS的初稿…..

人間四苦,生、老、病、死。相較於整個世界所受得苦難,或是毛毛所受得苦難,我的能力渺小到可笑。猶記多年以前,我還在為了自己的遭遇而暗自神傷,現在看起來不過是笑話一場。或許有一天等我真正了解到上天加諸在我身上的痛楚是多麼地微不足道時,我才能告訴我自己我已經成熟了。我們總是叫人節哀,叫人看開,但一旦這些事情落到自己身上,卻突然什麼也不懂了。眼淚撲簌簌地落,半點不由人。

如果這是夢,那想必是個惡夢。如果是個惡夢,那想必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可怕的惡夢。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我女友的疑問:為什麼是今天?為什麼不是很久很久以後? 這句話催淚效果十足。

事事有時節,天下任何事皆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除栽種的亦有時;殺戮有時,治療有時,拆毀有時,建築有時;哭有時,笑有時,哀悼有時,舞蹈有時;拋石有時,堆石有時;擁抱有時,戒避擁抱亦有時;尋找有時,遺失有時;保存有時,捨棄有時;撕裂有時,縫綴有時;緘默有時,言談有時,愛慕有時,憎恨有時;作戰有時,和睦有時。(訓道篇 3:1-11)

毛毛離開我們還沒滿一天,但至少我們現在不會再悲從中來,不會再想起毛毛就像按下水壩洩洪的按鈕一樣。取而代之的是那長長的鬱悶,這長長的陰鬱不知道要持續多久才有看到晴空的時候。我不知道我還能為他做些什麼,但是我至少要幫他整理出他那短短的傳記。趁著時間以療傷之名,行忘卻之實之前。許多事情都會隨著時間而逐漸淡忘,但有些事情永遠也不該忘。

親愛的大毛球,你的時間到了,縱有再多不捨,我們也只好送你上路,謝謝你在我們身邊的每一秒。我知道你還會再回來,不要在那裡待太久喔!要記得我們、要記住你的名字喔:親愛的毛毛、大毛球、毛球球 之後見囉!

感謝諸位關心得朋友、感謝輝哥的經驗分享,感謝肥翰即時的金援贊助,謝謝你們。

給親愛的女友:事情發生得太快、太急,我倆都措手不及。妳辛苦了,讓你如此難過、讓你如此辛苦地覆載這分情感是我的錯。

up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