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皮皮去針灸 III

上星期四又請假帶了皮皮去針灸,沒想到….

因為之前心臟病的藥吃完了,於是請醫生一便開給我們。晚上給皮皮吃了新藥之後,一切都不對勁了。

皮皮開始心悸,呼吸變得很急促,然後一直走來走去停不下來,後來趕快帶去給附近的老獸醫看,獸醫跟我說沒關係,等藥效退掉就好。

果不期然,晚上12點之後就好了。不過隔天我們就不敢餵他吃新的西藥了。

但是事情還沒完,皮皮四肢越來越無力,根本無法站立。原本以為是都沒吃飯的關係(皮皮這一陣子從7.8 -> 6公斤)。於是我就去買了雞肉泥,讓女友灌給皮皮吃。後來皮皮渙散的眼神的確有比較好了。感覺的出來有精神了些,但是四肢還是很不對勁,抱起來的時候整個身體都是軟的,頭還會垂下去。 走著走著後腳會交叉然後腿軟,就整個倒下去 (不過皮皮都順勢睡覺…..)。 我就開始覺得不對了。 心臟沒力也不至於連走都不能走吧(而且還整天不停的睡覺)。

後來今天問了老師,老師詢問了插的穴位後,跟我說,可能是脊椎傷到了  T_T  …..   獸醫的確插在脊椎附近,跟背部的心窩穴上面。老師提到插在脊椎上是很危險的,其實只要插手手腳腳就可以了 ,唉 …..   不過後來老師提到如果不是傷得太嚴重,是有可能慢慢復原的。

這一個禮拜來,皮皮從完全沒法站,到現在可以稍微走一下,狀況應該是有比較好了。所以我希望皮皮可以慢慢復原阿!!!!  皮皮我對不起你…..

最後老師提到董式奇穴,要我去看看,看來還是得自己好好學習阿!!!

帶皮皮去看醫生 II

上禮拜一針灸回來 就發現皮皮的鼻子流了黃黃的液體跟會鼻塞。於是就帶去給常去的甲醫院看,甲醫院看完後開了抗生素給皮皮。吃了一天之後,感覺不到效果,還是塞住鼻子。於是在帶去給醫生看,醫生又開了另外一種抗生素,似乎比較強,吃了兩天才失效….。  後來女友說帶去給另外一家比較老的乙醫院看好了。

神奇的是,乙醫院居然開中藥給我!!! 後來我詢問醫生,是不是這種病中藥比較有效,醫生跟我說是,說一般都是開抗生素跟抗組織胺,鼻子會很乾(的確)跟愛睏(?)。  這幾天吃了的確是比較沒有繼續流了,但是還是觀察看看會不會好@@

不過這幾天下來真的很佩服那些單親家庭或是家裏有重病患者的家長,一邊得上班賺取經濟來源,一邊得花非常多時間照顧病人或是小孩。在這種情況底下,是要怎麼追求自我實現阿!!!!  辛苦了 各位!!!

帶皮皮去針灸

皮皮今年已經十二歲多了(加上有得過心絲蟲),隨之而來的就是心臟病了。 前一陣子咳得很厲害,帶去給常去的獸醫看,給了些心臟的藥,並且囑咐得長期吃藥控制。後來還是咳得很厲害,醫生又加開了一天兩次的利尿劑(後來我才知道是肺積水  T_T)。

不過總覺得不安心,想到以前有看到狗狗的針灸。想說,帶去看看好了,說不定有奇效。於是前幾日資料收集完畢,星期一下午就跟三阿姨借了車帶皮皮去看中醫療法。

不過這邊要岔題一下,在台北開車真的是令人想死,我從建國南高架下來,在仁愛路三段轉錯方向….整個一、二、三段都單向道是怎樣…..,四十分鐘就這樣不見了….又不能偽裝成公車。停車一小時還要收我六十   天阿!!!! 然後都不能左轉,天阿 都不會走錯路嗎…orz

這位朱醫生很有草莽的風格,部落格上的案例都頗為神奇。第一次去要攜帶x光片,不過皮皮不僅僅腰力驚人,還是練家子出身(有在外面混過的就是不一樣),擅長招式是泥鰍扭動。光拍兩張x光片就花了半個小時以上,還有兩位醫師抓住….。

醫師看完x光片 列出三大問題:心臟、肺積水跟骨刺。其中肺積水跟骨刺都可以透過中藥跟針灸解決,心臟病的話…. 就只能維持他心臟的功能了。 醫師後面的架子好多科學中藥(有看到小青龍湯,不過狗狗吃得跟人一樣嗎@@),一邊幫我弄皮皮一邊還跟旁邊不知道哪家的業務談論醫療的發展(感覺得出來醫生真的超熱愛這門工作)。

先詳細地問過病情之後跟觸碰一下穴位之後就開始幫皮皮針灸了。我們把皮皮放在一個架子上,讓他四隻腳穿過去,結果皮皮跟在游泳一樣,一直在划水….。 醫師先上第一次的針之後,皮皮又再次使出泥鰍扭動的絕技,把針全部扭出來了!!!!  是有練過氣功不成….。最後是我抓住她四隻腳就這樣撐了十五分鐘…. ,但是皮皮途中還是不斷地扭動、大概只有休息個一兩分鐘,其體力之好都讓醫生不得不誇讚很難看到心臟病的狗狗有這種精神的(照x光時已經扭過一次…)。 後來醫生打開了電針,跟我說等一下皮皮就會酥酥麻麻得很舒服了,騙人!!! 你們都騙人 !!!  害我虎口酸的要死…. 希望之後皮皮可以稍微習慣些~~~

途中還聽到醫生跟那位業務談論針灸的問題,說德國人有能量點理論,狗狗四肢的能量點跟人的一樣,不過胸腹就不太一樣… 之類的(我也不懂),不過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還真是神奇。醫生說兩三次之後才會有比較大效果的樣子,希望是後肢可以有力些(骨刺部份)跟不要溼咳(肺積水),這樣就很滿意了!!!

皮皮加油!!!

farewell,小白

標題來自於錢德勒的小說《再見,吾愛》(Farewell, My Love)(又是唐諾導讀,我懷疑他的導讀擁有魔力阿….)。故事內容早已不復記憶,但那股濃濃地哀傷卻深深地蝕刻在我的心中,很適合這種夜晚。我依稀記得在書中的某處提到了 farewell 的意義約莫等於goodbye,但隱含了再也無法相見的意味。

星期一晚上到車站去接女友下班,前腳踏板的皮皮一如往常的傻著,但迎面而來的女友卻沒有絲毫笑容。

「小白走了,被車子撞死了。」

有沒有那麼一種永遠 永遠不改變

擁抱過的美麗都 再也不破碎

讓險峻歲月不能在臉上撒野 讓生離和死別都遙遠

有誰能聽見

– 如煙,五月天

總覺得我們的人生就站在流沙上,四面八方的沙上放著各式各樣的目標,有功成名就、有安逸度日、有樂器、有電腦、有愛情、有傷痛、有著所有的可能。隨著沙流我們得以開心地像是抓週一樣地拾取我們想要的東西,但有更多的東西並沒有問過我們就朝我們流過來,一直到我們擁抱著這些東西隨自己陷入流沙為止。人高手長,沙流又慢,就拿得多;人高手短,可以活得很長,但雙手拼了命地揮卻什麼也抓取不到;人高手長,但沙流更快,想要抓取些什麼都來不及。但無論是哪一種人,最後都是將自己獻給這片流沙,沒有例外。

當沙蓋過頸子,有些人安然接受,有些人極力呼救,不斷地大聲喊叫。一切只是徒勞,誰也救不了誰,因為我們都站在這片流沙上,寸步難移。

小白

小白

有沒有那麼一滴眼淚 能洗掉後悔

化成大雨降落在 回不去的街

再給我一次機會 將故事改寫

還欠了他一生的 一句抱歉

– 如煙,五月天

小白是我看過長得最像羊咩咩的小狗,還很聰明。當陌生人在外面的時候,會大聲地叫,希望將其驅之別院,但一旦熟人引其入內,小白就知道:

「喔! 原來是朋友阿。」

就會乖乖地回去睡覺了 😛 關於小白,我的記憶並不若我女友他們多,但是我實在很難忘懷她搖著短短的尾巴穿梭在沙發跟眾人腳下那副可愛的模樣。

小白二

小白二

有沒有那麼一首詩篇 找不到句點
青春永遠定居在 我們的歲月
男孩和女孩都有吉他和舞鞋
笑忘人間的苦痛 只有甜美

可惜,這就是我們的世界。

Farewell,小白。

旅遊歸來

上禮拜請了四天的休假跟女友帶了兩隻狗狗去花蓮玩~~~ 住了兩家民宿-白陽跟後湖水月。白陽真的是非常隨意的一家民宿…  他們的床實在太軟……有種越睡越累的感覺,不過狗狗們開心就好:P

兩隻狗狗非常開心~~~~ 成天都在外面跑來跑去 聞來聞去 倒是苦了我們這些做主人的阿XD

胖胖每天都玩的很開心,尤其是跟後湖水月的威力一起玩的時候(實際上他們只是在一起然後各玩各的XD)

後湖水月的風景很漂亮,挺值得去住住看的 😛 特別是villa 那幾棟獨棟的房子,真的是不錯。唯一要注意的是哪幾間的浴室都不太一樣,可以挑間自己喜歡的 😛

後湖的迎賓狗狗,威力跟扁嘴非常的熱情,我車才開到餐廳那邊,兩隻狗狗就衝出來,一直攀在駕駛座那邊來歡迎我們,不過倒是把租來的車子刮了很多小傷痕 T_T(好險不是很明顯)。

威力很可愛,每次當我帶胖胖跟皮皮出門溜達的時候,他會馬上從餐廳那邊衝過來加入我們的行列XD

回程連開了四五個鐘頭車(一半以上是山路)的下場,就是回家之後拼命的睡….orz  不只我們喔,連狗狗們也是累慘了阿 😛

不過回到家的時候,收到簡訊,博班備上了,還真是令人開心 😀   誰說福無雙至呢?

吉姆

最近不知為何,偶爾會想到這隻我跟我女友的第一隻狗。

多年之前,某晚,已經忘記了什麼原因惹了女友生氣。女友一怒之下,負氣離家。當日天氣略為寒冷,我拿著小外套在背後苦苦追趕,聲聲呼喚。

終是皇天不負苦心人,在我的萬般哀求之下。女友終於心軟,但其實,還是要感謝吉姆。吉姆是一隻很可愛的博美。

當天的情形在記憶中已顯得模糊,只約略記得,在女友幾次的招手之後,吉姆就過來了。雖然他右腳有點跛,但一路上一直跟著我們。如此乖巧的狗兒!

不過我們還是犯了些錯。隔天我們就想幫他洗澡,只是沒想到忘了他右手在痛(外觀沒啥異狀,不知道是不是骨頭的問題),他就很生氣的汪汪叫。這下可嚇到我們了。 於是最後決定把他放回去原本的地方。

過了幾個禮拜,就看到疑似他主人的尋狗文(過那麼久…..) ,後來女友也有回覆給這個主人吉姆的所在地。

現在回想起來我應該再堅持一下的(聽我女友的話….),事後那種感覺宛如背叛了些什麼,極其難以忍受。 不過多也虧了這隻元老,之後皮皮、毛毛跟胖胖都可以得到良好的照顧 😛

吉姆你現在過的好嗎?

一年了

092.jpg

離毛毛暫時告別我們而去已經有一年了。 我一直下意識地忘記這個日子,直到女友提醒我這件事。我從來也沒有忘記,每天毛毛總是在忙碌的空檔中出現在我腦海,用他最著名的傻笑跟我打招呼。但,我實在不願意去想起這件事。

星期六跟女友去寵物樂園看看毛毛,很多相關的回憶又再度湧起。我們兩個還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畢竟毛毛沒有一個自己的塔位,我們選擇了讓他回歸大地的懷抱。

始終難以靜下心來寫些什麼作為紀念,每當一落筆,當晚的情景就像是錄影般鉅細靡遺的播放著。那晚的狂奔,那無助的眼神,那期待我們做些什麼的眼神,總是那麼令人不忍,總是提醒了自己的無能為力,總是勾起了那幾天的淚水。雖然醫生總是說,那種急性的病,很難說CPR之類的有什麼用的。但對我們來說,除非什麼都試過了,才會心死吧。

毛毛在走的隔天跟我允諾他將會回來,而我也一直這樣相信著。但是是何時呢? 我不知道,他並沒有告訴我。

事事有時節,天下任何事皆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除栽種的亦有時;殺戮有時,治療有時,拆毀有時,建築有時;哭有時,笑有時,哀悼有時,舞 蹈有時;拋石有時,堆石有時;擁抱有時,戒避擁抱亦有時;尋找有時,遺失有時;保存有時,捨棄有時;撕裂有時,縫綴有時;緘默有時,言談有時,愛慕有時, 憎恨有時;作戰有時,和睦有時。(訓道篇 3:1-11)

誰知道呢?或許就在下個轉角,他就像我女友當初發現他的那樣,乖乖地縮在角落睡覺,或是跟在小黃小黑的後面慢慢地走著。

毛毛,改天見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