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與複雜的弔詭 III

按:這篇拖的實在有點誇張了…orz

終於稍微有點空閒可以把這次佈展的感想寫下來了。首先還是要感謝駱老師跟微型樂園的耘心、王韻姐跟宏賢大哥對於我的諸多容忍。

這次幾個月這樣摸下來,除了自己搞東搞西之外,也看了很多其他人的作品。對於DBN這東西適合做什麼跟不適合做什麼、對於我自己適合做什麼不適合做什麼都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我想,這是我在這次的過程中學到最多的東西。

我覺得參展的作品中有兩個抓到了DBN的精髓,當機flow。因為他們只單靠 dbn就呈現出令人驚豔的效果。這也是我所理解DBN的精神所在-簡單(素材上的簡單)。不過這邊的簡單素材其實是有點吊詭。字面上是說簡單,但實際在做作品的過程卻是一點也不簡單。因為這個簡單的意思其實是你手邊就只有這麼多材料的意思。

但並不是說,附加上其他東西就是不對,就是不好、就是背離了原始精神之類的。在與駱老師會談時,駱老師也談到這個問題。老師也提到堆堆疊疊上本來就是一種呈現方式,(純憑印象,希望沒有記錯)。而前幾天梁老師也提到了相同看法(老師舉了水晶巧拼這個作品為例子,也說國美館的館長最喜歡這個作品)。只是我想,附加額外的東西應該不是DBN這套工具的創作者一開始所要大家做的事。所以DBN才限制了這麼多。但是這並不代表你不能這樣做。舉例來說,如果你用DBN來呈現3D的場景,想必程式會寫到昏頭(也會觸碰到DBN的限制),不過呈現出來的結果應該很令人讚嘆。當然,這是一種技術上的高度,對於寫過DBN的人就知道這樣做的難度在哪,但反過來,對外人而言,這只是極為普通的作品罷了。不過這個例子不好,因為單純這樣做而沒有去想要表現些什麼本來就是不太可能的事。

DBN附加了非常多的限制。某方面來說,他限制了創意的呈現,但另一方面來說,有限制才會有創意的產生。過於自由反而難以產生好的創意。例如,當我們這些做網頁的看到高手用一種詭異的方式可以避開ie6的bug ,就會打從心裡湧出一種天阿!他怎麼想到的感覺阿!!!

DBN的限制

DBN這種東西其實是很不適合做些互動或是與外部結合的東西。不是不行而是做起來很累。DBN並沒有提供了無限的可能。但是梁老師在創造的勇氣一文中談到了對於DBN限制的看法,而蔡大哥的迴響則是值得一提:

梁老師
說的好極了~
上星期的DBN工作坊,當中有位參與資深的科技人,認為DBN的限制,簡直是高手才能處理的限制環境,這種環境下要沒有程式基礎的人們來思考創作,太困難了!!

我的感受如同您所說,請給我簡單的三條線程式碼,映證這三條線的內部景觀,作品就算打完收功~
但是我們所遭遇的許多學員,DBN還不是說明內部景觀的語彙,他們還在懷疑是不是要考慮用這個充滿限制的環境,來述說他們的生命風景……

我必須時常提醒自己,那三條線是我的內部景觀啊~
所以我還是要卯足勁,把DBN推向processing,設計,互動,碎形,CA等
希望大家在這路上,還是可以找尋到反射內部景觀的鏡子~

也就是說,所謂的限制是在於心囉 😛

我的限制

我想我自己真的很不會做一些畫面呈現的東西,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可能是實在太晚才碰觸這方面,又常常沉迷於技術中。不過並不至於永遠都學不會…)。這次的DBN展覽中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人用不同的角度去看DBN,塑出那個角度的DBN,這倒是很有趣的事。每個人都會從自己擅長的角度切入,擅長錄像藝術的就會做出類似錄像藝術的DBN,偏設計而不擅長程式的創作者就會用其他的方式來補足呈現上的缺口。老實說….我本來也想用網頁來呈現的XD,但是同時開出3個DBN applet…電腦會很頓,加上場地與自己能力的限制,所以才改成現在這種呈現方式。

後記

整個佈展的過程結束後,我在高鐵上昏昏欲睡,但是心中卻是異常的滿足。最後還是要感謝這趟旅程中所有的人,謝謝大家。最後讓我以前輩的好文做結:

廣告

簡單與複雜的弔詭 II

Mulitple:

大多數的DBN作品把焦點放在畫面上面。而本作品嘗試將 DBN的另一個力量-時間 -給推到主體的位置。並藉此來探討微時間在歷史洪流中的角色。本作品利用時間當作溝通的橋樑,讓數個DBN藉著時間呈現出互動的感覺。

最左方的DBN作品以停滯的時鐘錄像來改變觀者對於時間流動的印象。中央的 DBN作品則以轉動的時間表來呈現,並且隨機停留在歷史上某個時間點。而最右方的DBN 作品則是將歷史事件所符號化後的圖像。當兩者同時停止的時候,將會隨機組合出歷史事件,並且創造出新的架空歷史。如果在1984年,Steve Jobs 未曾推出Apple II,則現今的電腦會是如何呢?如果如果。歷史無法被假設,但是可以被思考。

這是當天的影片

產出實況:

1191330762.jpg

1191330773.jpg

這幾天學到很多,不過還沒時間寫@@,過幾天吧,順便讓感想發酵一下:D

簡單與複雜的弔詭 I

2007年10月2日~10月5日假國立台灣美術數位創意資源中心開展。

參展作品全部以DBN(Design by Numbers)這個只有二十幾個指令的軟體為基礎發想,創作者在揚棄追逐工具使用上的絢爛技法後,透過工作坊、演講、論壇等多重挖掘討論下,藉由十四件裝置、影音、視覺、網路等作品,重新思索數位創作本質與軟體程式的特性,進而具體體現了簡單卻複雜的新概念藝術!

由微型樂園策劃執行的『簡單與複雜的弔詭』軟體創作展緣起於國立台灣美術館「數位藝術教育暨創作推廣計畫」的核心精神,藉由運用DBN的軟體,試圖找尋出數位美學中簡單的程式蘊含,並反覆摸索軟體創作中的深刻概念。十四件參展作品中有捉弄視力測驗中觀感經驗的互動裝置作品、有反諷求神問卜社會行為的網路作品、有類歐普藝術但卻是當機造成的視覺效果作品、還有結合LED裝置的視覺立體作品等等,在運用易懂的程式撰寫中,重新思考數位工具的使用本質。當如此從簡單出發,複雜操作,最後又回到簡單的表現形式,所蘊藏下的創作思維,值得觀賞者咀嚼再三。而本次展覽的創作者包含銘傳、中原、雲科三所大學橫跨設計藝術與資訊傳播的學生及曾參與第一屆台北數位藝術節的曹訓誌、參與台澳國際新媒體藝術節的陳長志及新媒體藝術家謝明勳、宇中怡、黃博志等等共近35位,身份包括藝術家與理工背景人員,充分展現跨領域的合作成功經驗。

此外展覽中另有一區將循環播放本計劃中多場精彩演講,講者分別為數位藝術史研究者駱麗真、旅美藝術家葉謹睿、國際新媒體策展人鄭慧華及新媒體藝術家黃心健。看這些不同身分的新媒體藝術從業人員,如何以自身的角度來看待「數位藝術」的發展觀點。而現場的多件作品,同樣地在(www.microplayground.net/forever)也可看到發想過程及下載當中軟體創作的原始碼,然而當親臨現場感受簡單互動操作的奧妙,及學習DBN指令後,成為軟體藝術創作者將不再是個遙不可及的夢!

唔,這兩天實在太累(有些突發狀況)。心得之類的等一會兒再補.. 先來講些有趣的事。

話說 ,今早我買高鐵的票下台中,因為時間有點趕,就到自動販賣機買票。沒想到…給一千,找…11個五十塊…ㄜ,謝謝你喔….,我看了傻眼,旁邊正在引導另一個旅客使用自動販賣機的服務人員還以為我是一直投,投不進去。還跟我說摩斯前面有自動兌幣機….(我沒有收集五十塊銅板的嗜好喔)

再早之前,我在客運那邊也用一百塊換了零錢,沒想到…,一百塊丟進去,它吐給我七、八個十塊、十個一塊,還有一堆五塊 … 所以今早的皮包重的跟什麼一樣 =.=

不過要感謝我女友還有其他非常多幫助我的學弟跟前輩們。 我才能安然度過這兩天阿:P

讓dbn暫停

我知道有pause 這個指令,還可以準到1/100,但是呢…這有個缺點。 就是他是每幾秒停一下,而不是停幾秒

這樣如果你要造成動畫的效果就很難了,而且如果使用applet的方式,一開始畫面都是白色,很麻煩阿。所以只好用這種方式,但是注意,這並不是適用於每種dbn(可能有些修改一下就可以用),而且誤差約莫一秒 =. =。經過我多次反覆的實驗,約莫著色四到五次要花到一秒的時間(那到底要四還是五呢XD)。不過我想每個時間區間應該有對應的秒數,意思就是,如果你要停個五十秒,那可能單位取5,如果你要停十秒,那可能取4比較沒有誤差。 話不多說,這小函式長這樣:

Command realpause s
{
repeat A 0 (5*s)
{
set [0 0] 100
}
}

dbn N+1號作品

終於有個像樣的作品了(我覺得啦….)為什麼叫做n+1號呢? 因為前面已經失敗了n個了…orz

這個作品的名稱叫做 : Fate(放上網頁可以顯示但按按鍵沒有反應….,等等再來解決)

靈感來自小時候常玩的遊戲。

圖一:一開始

fate0.jpg

圖二:按下(a or b or c or d)開始執行

fate1.jpg

圖三:另一種狀況

fate2.jpg

這邊是錄像:

底下是參照交作業要寫的描述:

面對人生的目標時,有人選了看起來最近的路,有人選了看起來最遠的路。但結果卻總是出乎意料。

路上有著許多分支、轉折,讓人生充滿驚喜。而人生的迷霧總讓我們不到近處就看不到下一次的分歧點。

同樣的路,不同的人走,下場卻不一定一樣。別人的成功你難以複製,所有的預測都是某種程度的馬後炮。

或許有一天,我們可以拋開所謂的成功、失敗,而單單著重於我們喜歡哪個字母就好。

DBN是個冷門的技術,專注下去也許沒什麼結果。但是誰知道在下個轉折等著你的會是什麼?

技術部份:很難debug….。所以削減了我原本更加複雜的構想。不過我想這可能就是DBN所故意設下的限制。程式也寫的亂七八糟。不過我倒覺得這樣不錯,可以拋開之前的心魔(如何把程式寫的更漂亮),轉而把焦點放在如何讓dbn呈現出自己的想法。

在DBN中使用多個陣列或是2維陣列

唔,我不知道這樣算不算違反了DBN的核心概念。不過實際上還是會有這個需求的(我知道可以用一維陣列來模擬,不過寫起來就麻煩)。
DBN內建的array 只能有一個(只能有一個真的很麻煩),長度限制為1000個,語法為:

set <array 1> num
get: <array 1>

唔,這語法是不是看起來很像number 的計算函式呢?
所以其實我們可以透過number 來設計一個自己的array 甚至是多維陣列,不過二維差不多夠用了。
以一個2*2的陣列(陣列名稱myarray)為例,語法就長這樣:
number myarray row col
{
same? row 1
{
same? col 1
{
value(11)
}
same? col 2
{
value(12)
}
}
same? row 2
{
same? col 1
{
value(21)
}
same? col 2
{
value(22)
}
}
}
這樣就可以了 :P。

關於DBN III-發想

universe-radio-station.jpg
翻拍自緩慢的藝術展覽網站

第一個要仿效的作品就是馬君輔先生的作品-宇宙電台。這個作品是緩慢的藝術展覽中的一個作品。先讓我引述一下導覽手冊中對於這個作品的介紹:

作品【宇宙電台】是互動式錄像作品,在展出空間的牆上投影似衛星雷達狀的畫面,觀眾可藉前方控制台上的飛梭(Shuttle Controller),自由調撥及搜尋上百個不同的影像頻道;影像內容則是由作者經年收集的各式紀錄片製作而成,包括作者拍攝的影片、電視頻道、衛星太空、地理鳥瞰、身體微觀及戰爭紀錄影像等,
藉由選樣式的局部現象掃描,作者虛擬出一個偽宇宙的想像,並在來回探測的過程中,將向外的探尋逐漸形成與自身內部宇宙一場鏡射般的對話。

這個作品在現場玩的感覺很好,相當有趣。這也是我印象最深的一個作品。這個作品的互動性也很好玩,主要的點就在於你不知道、無法預期你會看到些什麼歷史片段。我打算做出一個類似電台頻道的顯示器,隨機跑數字,隨機停止。當然固定的數字會對應到相對應的畫面。重點就在於畫面要顯示出什麼?有幾個打算,1) 簡化版的歷史影像、 2)其他有趣的DBN作品、3) 其他的影像(像是一些可以勾起回憶的圖片)

唔,先來做做看 😛  現在想起來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