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礎

vgod 最近寫了這篇  過早最佳化是萬惡的根源  。其中這段話我最近深有感觸:

很多人說大學教的東西沒用,但我一直覺得,大學教的東西不是沒用,只是看你會不會用。而決定你會不會用的關鍵,就在於你的「眼界」。我每次想要突破自己的 舒適圈時,都會遇到新的挑戰,而以前沒學好的「基礎知識」就會在這時跑出來咬我幾口,強迫我把它學好才能繼續前進。如果你老是覺得做的事很無趣,用不到大 學的知識,那很有可能只是你鑽得不夠深,想得不夠多而已。

現在回想起自己的大學生涯的確就是眼界的問題。我四年來幾乎都不知道數學可以用在我喜歡領域的哪邊,眼界窄的可憐。 但我現在知道了,切身的知道了,因為我一直被數學咬,一直被資訊的底層知識咬。

最近學Grasshopper, 基礎的3D空間的概念、3D圖學都不太懂,難的東西都做不出來。 曲面的建模有哪幾種,怎麼與其他物件連動、怎麼描述?
想要做一些有趣的衍生性計算。數學都不太會算了,基本的三角函數都有點模糊了。
明明可以透過計算少走冤枉路(一直在那邊測試)的一些小東西,也往往花了過多時間。

我覺得老天爺待我還算不錯,他給了我一條適當的路,不過當中出點了差錯,讓我沒有意識到我進了寶山(我跟偏微分完全不熟….)。

不過現在我懂了,真正的懂了。 有些關卡你一定要過,差別只是早過還是晚過。

商譽

因為事情已經初步解決了,所以原本要寫的長文就讓他留在草稿就好了,把精華的部份寫一寫就好~~~

=====

去年八月多搬入新家,大概11月的時候就開始發現妹妹房間的油漆有凸起來的現象,後來剛好社區其他住戶也有類似的情形,管委會有統一請建商請承包商來看。那時候的報價是10000。不過後來還是決定在找找其他家看看。畢竟是我自己要出錢….

房子還在保固期內,於是就聯絡仲介,請對方來看一下也請對方推薦漏水的師傅,不過這過程感覺很不舒服,請見此篇。 而且該位師傅提到如果要根治的話需要整個窗框重做,需要請吊車。後來我去我阿姨家才發現我阿姨家的窗框也都重做過,但也不用請吊車阿(七樓,頂樓)。所以 說功夫真的有差…,我阿姨也建議多問幾家看看,因為有些就是可以。說的也是啦,我們寫程式的也知道,有些人就是比較厲害阿!!

==離題一下 ==

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這些人對於守時好像都很隨便,講好的事情也可以不做,甚至還耍賴。說好的時間沒來事前事後一通電話也沒有……。

====

Day 1

最後是透過網路先找到修浴缸的,再請他推薦合作的抓漏師傅,也就是目前的這位呂師傅囉。其實一開始在談的時候是很順利的。對方也很有禮貌。不過二月 一直下雨…所以約好的時間就得一直變動,最後終於敲定 2/25來做。前天早上也敲定了約莫十點多到。當天早上連浴缸的師傅也一起來了。不過浴缸師傅原本說十點多要來,結果… 塞車塞到快十一點才到。結果快十二點左右這位漏水的師傅一直沒來,也沒來電。最後我只好打電話過去詢問。對方這時候才提到他在等一張圖拿到了就會出 門…。到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多左右了。

呂師傅先來堪驗之後大概跟我提了一下他想要做的工法。原本的狀況如下:

這窗框被前前屋主裝窗型冷氣的時候強制破壞過,所以看起來不甚美觀。然後水還會沿著窗角一路滲進來。之前找的前兩家師傅都是建議打防水針(高壓灌注的方式來補強)。呂師傅認為我這種RC的牆不適合用打防水針的方式補強,其理由如下( 我不是此專業這邊只是根據印象轉述):

1. 打防水針因為是要先打一個洞再把填充物打進去,所以會有越來越大洞的情形

2. 打防水針需要隔幾年打一次,因為填充物會消失。 (我去查似乎是如此,填充物照到紫外線會消失)。

因此對方建議外牆途佈以及室內壁癌部分刮除補強。

這次請對方堪驗且估價的部份有:

1. 該窗框漏水部分

2. 浴缸積水導致牆角壁癌

3.  外牆疑似有裂縫所以該房間側牆有塊區塊在連續大雨的時候會呈現濕濕的狀態。

不過呂師傅都說 阿你這小問題2,3部分我一起做一做就好,送你啦。(我是很難相信啦…   很多成本馬都算進去了…)。 不過該天我就一直跟對方提到:

「沒關係,該算的請您一定要算進去。」

不過呂師傅還是堅持他原本的計畫就是。

堪驗結束後,呂師傅說要趕赴另一個工地,稍後另一組師傅會來。我就這樣等到五點半,天都要黑了沒有人影,也沒有師傅,電話也無。只好撥通電話過去詢問,此 時呂師傅才提到今天來不及過來(這些人都不主動通知的…),我就一直詢問何時會來,且提到我今天已經請假,不想再請了,呂師傅才保證說星期一一定會來 做。星期日晚間我也再度電話確認。

Day 2

星期一(2/28)  早上的確來做了。整個過程是蠻愉快的。外牆也塗了,壁癌也刮除了。最後呂師傅要離開的時候,我向其詢問之前提到的保固是否有什麼證明之類的。呂師傅當場表示他先寫一張給我給了,於是就有了下面這張。後面的 X 不是叉叉,是呂師傅寫好的時候發現他把外牆跟壁癌的保固年限寫反了。所以劃了一個上下的線(叉叉是一定要劃在字上才是)。且允諾下禮拜會把正式的保固書寄來給我。

Day 3

之後就每況愈下了….。我等了一個禮拜沒來,只好去電詢問,呂師傅說喔喔他最近比較忙,他下禮拜一定會寄。但是又一個禮拜過去了。我只好再度去電,電話中提到我的仲介一直在催,因為他也要結案,請他務必於下禮拜三之前給我。呂師傅不耐煩得說好好。但是當我收到的時候,已經是星期五了,看了一下寄件日期是星期四。(我是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啦!)。回家打開來看,乖乖 不得了,保固內容變成了下面這樣子:

哇靠,整個年限都錯了,還縮短了。隔天去電詢問的時候整個狀況就開始變了。一開始我先謝謝呂師傅寄來的保固,然後就開始詢問為什麼年限不一樣(想到我那天晚上還幫他說話,想說他應該是記錯了,就覺得很白痴,人家擺明就要賴你了阿 )。其實整個事件呂師傅的回答都差不多,重點就是:

1. ㄟ 我幫你多做那麼多(指側牆跟頂樓女兒牆的一小塊塗佈)

2. 你這麼小的金額(10,000)通常是不保固的,兩年是看在你跟我女兒同一個社區多做給你的 (又不是我凹你的…自己答應我的好吧…)

話中還提到了,

「阿 反正你有問題打電話給我就好了。」

「ㄟㄟ不行啦,合約就是合約,不然我兩年過了怎麼辦?」

「好啦好啦 你介意的話。我重打一張給你。」

「好,那再麻煩你了。」

反正一副就我凹他的樣子,然後很懶的跟我講。

Day 4

下一個禮拜沒收到,去電過去,呂師提到週末過來的時候會拿來給我。不過…沒來,也沒任何一通電話。於是週間又去電詢問。呂師傅又提到他最近比較忙,這禮拜過來的時候給我(那個禮拜是清明節喔)。想當然也還是沒來,電話也沒一通。週間又去電詢問,呂師傅提到他這個禮拜過來的時候會拿給我(真不知道要等多久),我詢問一下大約的時間,呂師傅提到應該是晚上六點左右。

Day 5

四月九號這天,我等到七點半沒有任何的電話,整把火都上來了。回想起整個過程,竣工時,我費用當場給得很乾脆。事後保固書卻給我拖拖拉拉,書面資料狂催一個月後才收到,還是錯得(大概是故意的)。打電話過去後,接下來就開始賴了,開始賴說哪邊是幫我多做的怎樣怎樣。是說這兩件事情有關係嗎?

七點半的時候打電話過去,呂師傅表示他人還在工地,我口氣很不好地問道:「那怎麼不打通電話過來,要我一直等。」(我整段電話口氣都很差,畢竟好言好語了一個月真的沒用,人家根本就要賴你,應該要改姓賴才是。)

「ㄜ,我沒記到你電話」 (那到了要怎麼打給我….)

「我一個禮拜打那麼多通給你,你怎麼可能沒記到。」

「那請問什麼時候要來。」

「嗯 明天好不好,明天我去看我女兒的時候順便拿過去。」(他女兒的保母在我們社區)

「 幾點」

「大約四點多」

「好 那我四點多沒消息再打電話給你。」

(接下來對方就爆炸了。)

「你現在是什麼態度,講話有必要這樣嗎?有必要這麼逼嗎?」

「好像你要對我怎樣一樣,我不給人家這樣子逼的啦!不過改個字蓋個章而已有必要這樣嗎?」

「你拖了我多久,拖了快兩個月耶,到現在東西都還沒給我,你是怎樣。」

「那麼小的金額通常是不保固的,我是看在你跟我女兒同個社區的份上才給你的。」

「而且外牆那些都是多做給你的,想說你是年輕人可以便宜就便宜。」

「ㄟ 拜託,這些東西是我凹你的還是你自己答應我的阿!」

「拖了我兩個月是怎樣,這樣簡單的東西為什麼要兩個月阿!」

「我只要求你做到你答應的事阿 」

「不然你說。壁癌有冒出來嗎!!!」

「阿就冒出來了阿!」

「那你怎麼沒有跟我說!!」

「還跟你說勒,保固書都拖成這樣了。」

====

再來就鬼打牆了,我實在不知道為啥要一直不敢回答問題,一直要說是幫我多做的。最後當然是掛電話做結囉! 稍晚呂師傅就傳簡訊來了,內容如下:

請將估價單與保固書放好若有壁癌請照相傳檔必派工維護-保固書上已標示以原始估價單為主若我有說三年就三年-說話何須如此輟輟逼人-請保留此簡訊。

內容一次不漏,連錯字我都打上去了。這個實在是做賊的喊捉賊,保固書拖到天荒地老,還派工維護勒 ,是不是要等到頭髮白了才等得到工人來阿?難不成我沒好好地跟你講過?

不過簡訊能講的話太少了,所以我只回覆了:「稍候email回覆」。我的email全文如下:

呂先生您好:

請先看您完工當日簽給我的文件(附件一), 再請看一下我收到的保固文件,附件二。
簡訊中提到的以原始估價單為主,如附件三,

上頭並沒有標示任何的保固資訊。這些年限真的不是我凹你的,是您自己寫給我的。 其實您完工當場若告知我只能保固兩年 或是一年,我收到保固書後都不會如此生氣,因為這文件與您之前所提到的相符。現在的狀況是您完工當日跟我提到:

外牆五年
壁癌三年

但我收到的保固書是:

外牆、壁癌均兩年。

這其中有非常大的落差。不是金額跟保固年限的問題,而是您前面提到的跟我後來收到的不一致
從這幾次的電話中我可以知道,這麼小的金額(10,000),通常是不保固,甚至是保固年限很短的。
這都沒有關係,但是我在乎的是,您不可以前面跟我說一套,後面收到的是另外一套。
如果有任何的困難或是問題,都可以跟我溝通。我前面與您接觸的過程像是難溝通的人嗎?

此外您當場也沒提到外牆的保固範圍在哪邊,我並不是這個專業,
所以我想像的跟您所保固的肯定會有落差,這也就是為什麼要有合約明白來清楚地約定兩造的權力義務。
這點可能就要麻煩請您說明清楚所謂的外牆保固是做到怎樣的程度。若說沒有保固,那當初為什麼要寫呢?

離完工之日到現在一個半月了,其中請您回憶一下您有多少次說要假日拿給我,但是都沒有拿給我,事前事後連一通電話也沒有的情形?
如果我今天付款與您也是如此拖拖拉拉,每次都說明天匯款但是都沒有匯,也未告知您,事後還要您一直來追,一追就是一個月。
請問您還有辦法心平氣和嗎? 我在這次之前,哪一次不是好言好語與您溝通呢?

好言好語我也講了,一直拿不到正確的保固內容。請問這種情況之下我該怎麼做?

總結前述所言 我在意的有兩點:

1. 完工之日答應我的跟後來的保固書內容不一致。
2. 每次約好的時間都沒有拿到保固書,事前事後也沒有任何通知。

請保留此封郵件

謝謝

有任何回應嗎?沒有。照例是裝死到底。後來實在氣不過,隔天諮詢了一下社區的律師關於寄發存證信函以及後續的官司處理。社區的律師一開始建議我先溝通(……能溝通我還需要去諮詢嗎…  =.= ),或是自行撰寫存證信函寄發(網路查請律師寫要5000-10000)。不過聽起來社區的律師不太想處理這種小案,所以星期一的時候就看遇到誰就問問看,看有沒有朋友有類似的經驗或是有願意接小案子的律師。

後來遇到朋友的朋友幫我打通電話,不久之後呂師傅就傳簡訊過來了:

請將網路上附件-手稿黏在保固書上即可。

本來還想說要不要回覆說我要一個正本請於何日之前寄到。不過後來想一想我也不可能再找他,就懶的理他了,千金之子不死盜賊,目的既然達到了,何必多浪費我自己的時間呢?

以上就是前一陣子遇到這種鳥事的經過。 要找到好一點工班不知道是不是比登天還難……

所謂的商譽

之前房屋窗框漏水,透過種種巧遇找到了現在的工班來做。2/28號完成。當天詢問到是否有保固以及是否有保固的證明之類的,當天師傅簽了這個這個給我,還允諾下禮拜會把正式的保固書寄來。


結果下禮拜沒來,下下禮拜還是沒來,我不斷地打電話打電話,最後很生氣的說,我下星期三一定要收到。 結果還是星期五收到(真正收到已經是一個月之後了….),但是保固內容變成了:

打電話過去問還搞的好像是我凹他的一樣…。 你說說看,這樣有商譽嗎?

 

update :

 

那個名片後面的不是 X,是當時師傅把外牆跟壁癌的保固寫反了,因此他畫了一上下的交叉。如果是X的話 一定要畫在字上面才合理阿 !!

小小曹

我今天才看到小小曹的新聞,真的覺得「天下無不是的父母」這句話錯的離譜。或許是看了重力小丑後更有感觸了吧,血緣這種東西如果真的可靠,古代的皇親國戚就不用殺來殺去了吧。

「天下到處都是不是的父母」,所以遇到好的父母要好好珍惜。 這句話應該改成這麼長的版本才是阿 !!!

2009年 年終檢討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Opening line of A Tale of Two Cities

狄更斯在雙城記中這句名言大概是我今年的寫照。上半年風平浪靜實則暗潮洶湧,下半年就一口氣來個大爆炸,福不雙至,禍不單行大概就這個意思。

不過今年最大的收穫在於終於體認並且認真地實踐了(雖然時間點已經快接近年末了):

你今天偷懶,明天會更累。你現在偷懶,晚一點會更累。

於是很多時候就不會在那邊懶懶散散地東摸西摸了(雖然次數不是0但跟以前比起來有長足的進步)。也真的下定決心去寫了一些自動的化的script 和 認真的把自動佈署程式給學起來,開始吃了自己的狗食~~~。 此外也體認到,每天前進一點點總比不前進來的好,每天看一頁的書,總是會有看完的一天。與其期待有一段大空檔時間可以看書,不如每天看一點,很多堆積已久的書就是這樣看完的。

今年達到的目標:

  • 多了幾個open source 的專案(雖然沒人用)
  • 體認到每天前進一點點的威力( 透過每天早上閱讀半個小時,終於把ppk on javascript & Pro javascirpt tech 給看完了(等在後面的還有 restful web service and Beautiful code)跟一卡車的論文。 )
  • 學會了自動佈署的設定檔寫法 (體認到自動化的程度非常重要)
  • 開始在公司使用 Ubuntu 工作
  • 習慣用 git & github & redmine  & vim
  • 看完了70 本書,共計23931頁(via anobii)。
  • 開始使用 zotero
  • 跟老師和學長投了第一篇論文。
  • 確立了屬於自己的javascript 撰寫風格
  • 借了女友的ipod mini ,可以在走路跟坐車的時候聆聽累積許久的podcast

今年沒達到的目標:

  • 論文的閱讀量 (掩面,不要看我!!!!!!)
  • 做的太少
  • 穩定度不夠( 要能每天穩定地產出實在是非常困難)。
  • 妥善地整理研究方面的工具跟狀況
  • 研究方向還在霧中(也沒看到花)
  • 公司中重複、類似的案子沒有把相同的程式碼整理成套件庫
  • 程式技能提昇的幅度不夠大
  • 還是沒時間學會Arduino (連叔叔給我的GPIO我都不會…  =.=)
  • JODesign(設計學報) 沒改好
  • DesForm 的網站有些忙沒幫到
  • 每天做仰臥起坐與伏地挺身
  • Rss每天都沒法看完… T_T

今年的轉折點(重大事件):

  • 皮皮心臟病發病,要花很多時間去照顧。不過也因此得知了有董氏奇穴這東西,也找到了用中醫療法的獸醫師(I,II,III,IV)。現在狀況比發病的時候好的多了,不過沒法自己吃飼料(比較硬,但是水燙過得雞肉則是可以),都要打成泥用注射的。
  • 上半年接太多案子,不懂的找人進來幫忙,不管是請人家幫忙或是花錢。導致很多案子很難結案(按:要懂得愛惜自己羽毛。),自己也跟老牛拖車一樣氣喘吁吁。
  • 工作的案子大爆炸 (年中的時候有插隊的臨時交辦事項…)
  • 沒有在暑假就開始準備資格考,導致下半年氣喘吁吁。
  • 女友懷了女孩。懷孕真的是非常辛苦的一件事 @@
  • 女友婆婆家養得小白意外車禍過世
  • Michael Jackson、臼井儀人 過世,能佐證曾經活著的痕跡又少了一撇
  • 搞砸了一個前輩pass過來的案子(出來混得,刀子要磨利一些)
  • 被院長說要我把一些網站的事情丟出去,把時間花在非你不可你的地方。
  • 看了一課經濟學,對照起最近發生的事,覺得自己立場應該會比較偏右派,雖然還沒完全搞懂這樣的世界該怎麼運作

Michael Jackson

十年鑄一劍,今請攖其鋒

這是唐鳳在我的電腦探索一書中的標題,書還沒看,但拿來當本篇文章的標題倒是剛好。

忘記在哪邊看到,一個能用的程式設計師養成約莫需要十年。但是這十年內你到底是每天努力的敲敲打打,還是只是做個樣子。十年後的今天,對著石頭一劈立即分曉。

話說,出來混的總是要把劍磨的利一點,不然前面的安穩總是要拿出來還的。 這一還就是好幾倍的還。

——-

最近實在不太順利,手上的案子都delay了。delay就算了,還害到上面的前輩,真的是很糟糕。  這種情況底下就會讓人不禁想起過去的十年到底在做些什麼,翻開我的電腦探索一書,總是令人汗顏。我沒有這麼高的智商,也沒有那樣的際遇。但那樣的努力,過往的十年內有過嗎?  我想,扣除大學時代無頭蒼蠅那種努力,碩班的時候勉勉強強還搆的上邊吧,但這只是井底之蛙的想法而已。

剛剛去五金行買個東西,出來的時候鑰匙居然掉到水溝裡了,本來想說算了不要撿了,但好險抱著最後一試的心情,把鐵蓋給掀起來(上面有一部分蓋著水泥…   =.=) ,然後用鐵線鉤起來。好不容易…. 累死了

人生總是上上下下,我總是希望人生的線往下掉的時候,可以有兩個轉折,而不是一個。 我不知道往後如何,但我必須記住這次的教訓。

 

 

 

一次把事情做對

上班之後,需要寫的網站跟程式就更多了。不過我發現我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在寫的當下,我可能受限於時間的壓力,或是懶惰,或是恐懼(覺得很難實做,自己可能寫不出來),會跟自己說:沒關係,先這樣寫,之後回來改。但殘酷的現實是,只要不出問題,往往以後不會再回來改了(畢竟工作都是一直往前看,跟不斷堆壓的)。 接手的人看到我的程式可能也會罵人吧….

會有這個反省是因為星期六日再把ideastorming 加上信件通知迴響功能的時候,發現…. 。其實不到半小時就寫好了…。 當初到底為什麼不寫呢?  現在看起來還真的是一個謎。不過我猜大概不外乎上面的幾個原因。不過想一想,寧可當初ㄍ一ㄥ一點,多花半小時,也不要事後再回來"重構"。因為這根本不能算阿…orz。

所以,一次就要把事情做對(如果你已經知道什麼樣是對的時候)。 這跟一次就把數學學好是一樣的….  大學過後,之後就很難再回頭去重看了,畢竟新的論文一直進來….   看來我似乎非得吃虧了才能學到教訓阿!!!

我們我們點嘻嘻 II

前天跟學長去吃飯又遇到我們的駐點工程師了XD 。不過這次終於有新的說法,看來每個星期一開會都讓他有新的收穫。

這次的新名詞是:

選擇大於努力。

為了釐清這句話的來源,於是我google了一下。我想各位看看搜尋結果的前一兩頁大概也不必我多說了。不過有個例子頗有趣:

有三個人要被關進監獄三年,監獄長給他們三個一人一個要求。美國人愛抽雪茄,要了三箱雪茄。法國人最浪漫,要一個美麗的女子相伴。而猶太人說,他要一部與外界溝通的電話。三年過後,第一個沖出來的是美國人,嘴裏鼻孔裏塞滿了雪茄,大喊道:"給我火,給我火!" 原來他忘了要火了。接著出來的是法國人。只見他手裏抱著一個小孩子,美麗女子手裏牽著一個小孩子,肚子裏還懷著第三個。最後出來的是猶太人,他緊緊握住監獄長的手說:"這三年來我每天每天與外界聯繫,我的生意不但沒有停頓,反而增長了200%,為了表示感謝,我送你一輛勞斯萊斯!

我是想知道,這個生意人如果遇到這種景氣會不會需要把電話賣給典獄長來支付遣散費。這種假正面的例子實在很煩人,你怎麼知道美國人不會用雪茄賄賂牢裡面的大哥,加上能力不錯,可能一出去就快步高升勒! 你又怎麼知道法國人最後雖然沒有大富大貴,但是卻家庭和樂,洗心革面,好好地去當修車工人(好啦好啦 也來寫程式啦….),美滿的過一生勒?

也難說一年之後,猶太人又因為詐欺回到牢裡,才知道他過去一年都在利用電話做詐騙集團的生意!!!!!

用這種假正面的爛行銷手法真的很讓我唾棄。

綠角財經筆記有幾句話我覺得很讚:


事實是,對絕大多數人來說,財富多寡的決定性因素,在於本業的收入

沙漠居民,整天想的就是水。錢少的人,整天想的就是錢。就是因為錢少,才會努力去想要怎麼把錢變大。而對許多人來說,把錢變大的最好途徑就在於投資,而不在工作。

為什麼?

因為投資很有趣,上班很無聊

這就是許許多多投資人的思維。

投資為什麼會有趣?因為有短期賺大錢的快感。請不要否認。想想看,假如投資只能帶來每年5%的預期實質報酬,不僅不一定會實現,你還要看著投資淨值上下起 伏,你會不會覺得投資很有趣。投資變得有趣,只因它染上了賭博的繽紛色彩。冒著虧大錢的危險,享受賺大錢的可能。這根本只是賭博,你只會從中獲取樂趣,難 以得到金錢。賭博在那些國家是合法的?答案是,在所有有證券交易所的國家,賭博都是合法的。而那些鼓吹快樂投資,歡喜投資,腎上腺素投資的,不是別人,正是交易所中的莊家,金融服務業。

再對照一下首頁講的:在這邊工作一年,等於外面二十年,有一個成為億萬富翁的機會啦,八拉巴拉。是不是有那麼一點相似? 其實我覺得那些覺得工作很無聊的人應該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去找份有熱情的工作做阿!!!

重點要再重複一下,我對於 我們我們點嘻嘻 這種直銷式的推銷手法真的非常反感阿

我們我們 嘻嘻

這幾天被我們的駐點工程師給惹火了,要惹火我真的有很大難度(喜愛生活中有挑戰的朋友們,請不要拿我當做大冒險的任務阿!!!)。他不知道從哪邊得知 我們我們點嘻嘻 這個學生創業的類似人力銀行的網站。還有跟他們的負責人在ptt聊過,或是有去參加說明會。

昨天是一直跟我說他們的技術有多強有多強,前景有多看好多看好,條列如下:

1.只要一小時就可以從中文版換成英文版(阿不就換個語系)

2. 他們有兩台主機,可以撐住三億人同時上線 (我當場罵髒話….)。這兩台機器是要幾U? 101U夠不夠阿 ,阿你要多大水管。我已經跟他說不可能了,工程師還跟我說他們負責人當面跟他說的,絕對可信。他們的ACM獎牌比 google & ms要多。

3. 他們改寫了rails 的核心(這是有難度啦,但是能做到的大概也是一海票)。

4.他們要攻全世界的市場(….)。

5.目標是 上市(目標是上市的是很少嗎….)。

最後還跟我說一個月六萬耶,歡迎你以後加入我們。 我真的是…. 滿肚子火。其實第二點我強烈懷疑他聽錯了,吹牛皮不打草稿也太誇張了點。

今天跟學長去吃飯,又遇到他,這次又跟我們推薦了。這次的重點是,工作一年勝過二十年耶 ! 他們領頭的是政大的很強,要我現場去聽。

ㄟ ,聽起來是不是很像直銷…. 。不過如果你到我們我們點嘻嘻的網站去看,其實都充斥這些些標語。一進去就告訴你有一個成為億萬富翁的機會,投資十萬拿回一千萬….。那政府幹啥發消費卷呢? 棍! 阿幹啥不把勞退基金都丟進去,然後大家笑嘻嘻勒

之前還有吸引廠商來登錄資料的活動,也是類似的手法,使用直銷那種金字塔型的方法,介紹多少廠商來登錄就發給你wiwi幣,之後可以換成現金(多之後阿…),還真是好樣的阿。

我打從心裡覺得他是想賺錢想瘋了。不過怎麼說他都是一副以後你們就知道了,那個網站一開始也沒被人家看好….xxx。沒被看好的倒的可不是百家千家阿。

唉 其實我們駐點工程師實在是個好人,我只想說,你這樣把人引誘進去,要負責任的阿! 青春可是一去不復返阿!!!

此外,我總覺得創業應該是要追求自己的夢想,不應該是賺大錢的夢想,應該是自我實現的那種夢想才是。

不過反過來說,也是有很多智者不管世界怎麼說,總是堅持到底最後獲得平反、成功的。所以,這到底該怎麼判斷呢?

我也不知道,反正歡喜做甘願受囉。

祝你一切順利,不要再拿這種事情來煩我阿!!!!

download something from ?

今天meeting 的時候,老師講白了網路世界的譬喻。 老師提到 cyberspace 在譬喻中是在上方,所以才要"下載(download)"。

天堂也是在上方,所以說,網路也是天堂的一種囉? 的確,報章雜誌上常提到網路是犯罪、色情的天堂(XD),阿 ,不是,我的意思是說,如果天堂又在cyberspace 之上,那麼cyberspace會不會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巴別塔?  或者是cyberspace就是天堂的縮影。

乍看之下還有點像,網路上沒有膚色的問題、沒有種族的問題(wow 中的聯盟跟部落例外),雖不若面對面、長期見面溝通來的容易化解誤解,但網路倒是真的拉近了許多原本處於對立族群的距離-如果會用網路的話。

我很喜歡這個譬喻背後隱藏的意思,也就是說天外飛來一筆說不定可以翻譯成:

I downloaded a pen from the heaven.

那麼 I uploaded a pen to the heaven. 又是什麼意思呢?

回到正題,江郎才盡典故中的江淹,雖然他的筆是郭璞借給他的。但郭璞上去當網管已久,所以那隻筆看成是上面下來的倒也可以。因此,下載來的筆很有可能是彩色的(或說什麼顏色的有差嗎?黑白的又怎樣呢?)。

再把這個譬喻往前推一點,如果要上傳東西到 the heaven,通常會透過善念或禱告來上傳。有些人的頻寬大,有些人的頻寬小,頻寬大的通常是佛家說的發大願者,像是地藏王菩薩(我猜菩薩是申請光世代,不過也可能菩薩本身就是天堂在人間的機房)。頻寬小的人不只上傳慢,接收上面來的善念也慢,於是就容易造惡。加上人口爆炸後,天堂的頻寬可能不太夠(所以為什麼常有人懷念過去,因為相較之下過往那時天堂的頻寬較夠,可以提供較多的善念下載)。

這時候就需要透過p2p的技術來幫忙,也就是所謂的法會或是基督教的禮拜。其實一些西方的治癒團體也可以算是,只是因為人數太少,種子常常容易斷頭,太依賴單一的大水管者是這種團體的缺點。透過法會這種p2p的技術,每個人可以把自己的下載頻寬塞滿,也不斷的上傳善念(像是一見面就說聲 阿彌陀佛)。

這個架構比較像emule而不是bt,因為每個人都會找到自己的server窩著。跟常去edonkey server1 的不太會去其他server是一樣的。

這讓我開始思索,我到底從天堂下載了什麼? 又上傳了什麼到天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