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aterial Practices of Collaboration

Daniela K. Rosner. 2012. The material practices of collaboration. In Proceedings of the ACM 2012 conference on Computer Supported Cooperative Work (CSCW ’12). ACM, New York, NY, USA, 1155-1164. DOI=10.1145/2145204.2145375 http://doi.acm.org/10.1145/2145204.2145375

本文的作者透過參加了書籍裝幀的工作坊觀察到了裝幀師如何透過 material practices 來在不同的工作中轉換,以及如何在數位以及實體的世界中組織他們的工作方式。

“Materiality is our physical engagement with the world, our medium for inserting ourselves into the fabric of that world, and our way of constituting and shaping culture in an embodied and external sense.” [25:11] —Lynn Meskell

作者引述了 Lynn Meskell的話語來強調 material的重要性。接下來作者花了大量的篇幅在介紹裝幀師的工作環境跟流程,以其他們的協同合作方式。

圖 裝幀工場的環境

裝幀工場的環境中有公用-靜止的工具以及個人化-隨身的工具,此外還有電腦。在工廠的環境底下作者觀察到了幾種協同合作模式:

  • material-material  collaborations: 材質的特性所述說出來的相關事物。
  • material-human  collaborations:  人根據工具的特性來做出反應,例如處理不可動的工具,人會過去工具的所在地
  • material-workspace collaborations : 工具放置的位置以及利用方式,像是裁紙機上的剛裁好的紙可以被下一位裝幀師接著下一個步驟(因為它放置位置的暗示)。

作者藉此回頭問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How our materials  help to configure their unfolding rhythms.

我覺得這個問題非常的切中核心。材質並不僅僅只是材質,其實它述說了許多事情,例如裝幀師一摸到古書就可以大概的判斷書本的狀況,以及適合何種的修復方式。材質是一種快速的記憶方式。傳統的CSCW把材質單純看作物體,但其實數位的物體不僅是如此。當我在打電腦的時候,材質是什麼呢? 是滑鼠?還是鍵盤?是螢幕上的鼠標還是作業系統?  根據作者的本篇的研究其答案是:「全部都是」

但是如果使用這種方式來看待材質,則會是一個不穩定的狀況以及認知,作者建議了以下幾種認知材質的方式

  • we should understand materials as compositional elements.
  • we should recognize materials as surfaces.
  • we should view material as caught up in spatial-temporal flows

我覺得作者的研究非常強調材質這個部分,不過數位時代的材質實在是有點模糊,作者雖然提出說這些都可以算是材質,但是其跟現實的特性我覺得還是有點不同,看來尚須更多的研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