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sthetic Interaction — A Pragmatist’s Aesthetics of Interactive Systems

source : Marianne Graves Petersen, Ole Sejer Iversen, Peter Gall Krogh, and Martin Ludvigsen. 2004. Aesthetic interaction: a pragmatist’s aesthetics of interactive systems. In Proceedings of the 5th conference on Designing interactive systems: processes, practices, methods, and techniques (DIS ’04). ACM, New York, NY, USA, 269-276. DOI=10.1145/1013115.1013153 http://doi.acm.org/10.1145/1013115.1013153

人 們越來越關心互動系統中的美學層面。在這篇文章中提出了一個使用了實證主義的美學框架,用以區分不同的互動美學方法。作者透過範例說明該方法具有前景,因 其並非把美學放在外觀層,將其視為外觀的附屬,而是將其提昇至運用層。作者把這種方法提煉成美學互動的觀點,且指出美學並不會重新定義所有的互動元素。

我們必須承認在面對互動系統的時候,僅僅只有功能性和易用性並不足以滿足使用者的需求跟慾望。這篇文章中作者挑戰了目前關於互動美學的假設- 美學只跟產品的視覺印象有關。大多數理想的互動設計都假設使用者只是為了好玩。這有兩個問題。第一:假設使用者只是為了好玩是對於人性的過度簡化。 Dunne and Raby 根據批判設計的概念提供了反例。批判設計主要是為了提供使用者一個挑戰以及反思。第二則是認為"情感"可以從使用者經驗以及社交文化背景中被分離出來。

Moore 所定義的分析美學架構於對物體的直覺評估,好似物品本身獨立存在。在這個架構下美學是產品的屬性。Shusterman 反對這個說法,他認為分析美學忽略了社會文化背景。而杜威所主張的實證主義則認為藝術和美學需要藉由完整地了解社會歷史背景才能理解,藝術並不抽象獨立而是根植於實際世界且與社會經濟和政治有關。

對於實證美學互動來說,即是提供了一個使用者如何探索這個世界和學習新的角度的即興創作。美學並不是屬性,而是系統的部份基礎。美學互動並不是透過統一的模型來傳遞訊息。他是一個觸發想像、引發思考和鼓勵使用者差異性思考的互動系統。也就是說,實證主義美學並不強制給予意義,而是邀請使用者參與其中進而產生每個使用者的意義。

One thought on “Aesthetic Interaction — A Pragmatist’s Aesthetics of Interactive System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