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rain

Form and content are assymetric. Formal values are very often independent of content. Time can, and does, erase meaning of once familiar artifacts, but time can never erase form. Spontaneity, fantasy, intuition, invention, and revelation also play an important part in the language of art.

–   The Language of Art  by  Paul Rand

前一陣子都在碰 kinect(open kinect + ms kinect sdk ) + processing  。前輩提到說可以做一個字雨的作品,所以就用kinect的景深功能做了一個,順便當做複習processing跟學習 kinect的作業。 實作時候發現了一些問題,就是 openkinect 透過 他的jni看起來有點小bug,會當掉。 改用另外一套 simple openni也是一樣。 有時候是景深的影像就卡住不再更新,有時候是攝影機。通常時間都不超過十分鐘,肯定是撐不過半小時。這樣是無法拿來做長時間展示的作品。所以找來找去,找到了另外一套 processing-openkinect  這套就很穩了。不過缺點就是沒有調整kinect角度的功能。   之後前輩宏賢大哥有建議可以搭上物理引擎  Box2D來達到有物理碰撞的效果。所以就整合了  processing + kinect + box2D   做了下面的作品。

這個作品其實很單純但是效果很好,這就是 Form 的魅力。

宏賢大哥提到他們之前沒有kinect的時候要做這個作品都蠻辛苦的,要有乾淨的背景,打強光再透過open cv把物體給拿出來,現在有kinect只要直接把景深給拿出來就好了。不過說到這個,我在這邊也有個地方沒有克服只是先避開。 問題在於我雖然可以透過景深拿到外緣,但是我想不到辦法在可接受的時間內組出封閉多邊型的資料(從第一個黑點開始八方向搜尋可能是個可行的辦法,但是這樣太耗計算資源。是說該好好學數學的時候沒學好就是這樣  T_T )。這資料做什麼用呢? 主要是要來餵給 box2D作為障礙物。 後來想到了一個變通的辦法,就是我從左上角朝右下角搜尋,如果找到邊緣,也就是 pixels[i] !=pixel[i+1],就建立一個固定長寬的障礙物(根據運算能力可以調整其準確性像是 width=5,height=3之類的,盒子越小就越準,但是會很耗cpu,請見下圖)。不過這樣有個大缺點就是在移動的時候物體會像是被鏈子打到而不是一個剛體。此外宏賢大哥還提到了稍微位移邊界的功能,因為攝影機看到的跟人眼看到的會有落差,所以我也有做一個可以稍微位移的功能。

這效果真的很有趣。當然這些字要感謝同事的切圖~~~~。

 

後來去查了一下 text rain的由來,發現第一個作者似乎是  Camille Utterback & Romy Achituv,在1999年的作品。

不愧是先鋒,其作品的細節微調的很好,現在看還是非常的棒。網站中其他作品也很棒,另外一個我喜歡的是 shift time這個作品。

這個跟時間有關的作品很棒,感覺很像小說中的時光客,在時間的洪流中穿梭一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