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無所有

『你無法買到革命,你無法製造革命,你只能成為革命;它就在你自己的靈魂內,否則它哪裡都不存在。』 薛維克  《一無所有》

一無所有書中 娥蘇拉建立了兩個世界,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政府以及無政府。很有趣的是實施共產主義的是無政府的衛星世界安納瑞斯,而恆星烏拉斯則是奉行著資本主義以及政府主義(是這樣說嗎?)。書中其實真正要說的是不管實行哪種主義,在你追求自由的過程中,人性還是你必須面對的課題。

安納瑞斯的移民者多年前放棄了恆星的世界,來到了這個一無所有的荒原。他們在建造這個世界的時候處處小心中央集權的制度,因此他們沒有警察、沒有政府、沒有律法。但可惜的是他們的星球資源非常受限,因此他們還是需要唯一的一個中央組織-產管調節會來協調這個世界的糧食跟資源。產管調節會會根據專長跟需求來派發工作徵召(派遣的人是怎麼決定的?不會有人動手腳嗎?),但被徵召者有拒絕的權力。聽起來似乎很美好,連唯一的中央組織的命令都可以拒絕。但實際上,並不是這樣,從來也沒有人拒絕過,大家都深怕被別人指為不合群者、自私者。的確有部分的安納瑞斯人成為所謂的自由人、離群索居,自負營生。但他們是完全自願的嗎? 不是被這個社會的多數給半強迫性的放逐的嗎? 我想恐怕不能說他們都是自願的,薛維克也提到了在他們這個體系之下,如果長處是在與非實際有關的部分的人將會無所適從,藝術家、表演者,都難以在這個體系下生存。是的,他們可以隨便走進去一個餐廳拿到配給的餐點,但他們無法生產,無法產生出這個星球人所要的物品,他們不適合做科學研究、他們可能不適合做體力性的勞動。在這個架構底下,他們找不到自我的定位,他們只有被放逐一路。

那實施資本主義的烏拉斯世界是否就更美好呢?在娥蘇拉的書中,依然是否定的,中央政府的管制與集權造成了更多的問題,貧富差距的拉大使的暴動迫在眉稍。狀況比安納瑞斯還糟糕。就算烏拉斯革命成功,每個國家都實施了跟安納瑞斯一樣的制度,是否能得到真正的自由呢?

真正阻礙我們得到自由的枷鎖在我們心中,我們必須拋開我們對於中央集權的幻想,我們要對自己負責,不要再讓別人幫我們決定。書中所謂的歐多主義正是自由主義的體現。權力、責任下放到人民,你有選擇自殘的權力(吃雞排阿~~~),但也自己負責。不再一昧相信權威,對於他人所提供的事實總是要自己思考過。

這點似乎在網路的世界被實現了,在開放原始碼的世界中,你覺得原本的不好,不認可原作者之後的方向,那你就可以fork一版出來自己維護。像是  前一陣子rubygems升級搞的一堆東西壞掉….,就有團隊自行fork出slimgems 。一切按照網路的規矩,不會有人說不行,要強迫把你的更改給關掉。 但一切付之公聽就真的如此美好嗎? 難道不會發生群眾暴力的問題?主流價值與非主流價值衝突的時候怎麼辦? 回到娥蘇拉中藉著主角所說出的這段話,我們必須誠實地面對我們心中的偏見,然後,捨棄它。

「這麼說吧。我們羞於說出我們拒絕工作徵召。社會良知完全控制個人良知,而不是和它求取平衡。我們不是合作,我們只是在服從。我們害怕成為邊緣人,被說成懶惰、沒有作用、自私自利,我們害怕鄰人的意見更甚於自己選擇的自由。塔,妳不相信我說的,但是你試看看,試著只是在想像中跨越界線,然後看看有什麼感受,妳就會體會狄瑞林的處境,為什麼他會那麼慘、那麼失落。他變成了罪犯。我們創造出了罪過,像財產主義者那樣。我們把一個人逼出我們認可的範圍之外,然後譴責他咎由自取。我們訂定了法律,傳統行為的法律。我們在我們四周築起圍牆,我們看不到牆的存在,因為那是我們思考的一部分。」- 薛維克 《 一無所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