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幕落

我雖然沒有真正去看過舞台劇,但是我每次看到舞台的時候總覺的如果戲正精彩的時候幕簾突然的落下,或是電停了,那會是一個多麼尷尬的情形。裡面的人聲嘶力竭的演出,希望可以再有露臉的機會,但外面的觀眾卻早已散去,曲終人散。一如我們那位患有精神問題的同事。靈魂被自己的心給禁錮,無論如何的吶喊都沒有用了,幕就是這樣落下了。

另外一種落幕就更讓人不勝唏噓。 17號晚上接到很久未見的國中同學家人電話,詢問最近有無與他聯絡。

「最近見面是兩年前了,我們也只有那個時候去看老師見過面,後來就沒有聯絡了。」

「那請問一下,你知道可能有誰跟他有聯絡嗎? 因為我們手上只有大概十位同學的電話。」

「嗯 可能有幾個,我聯絡看看好了」

「好 那有消息再請你通知我」

「好。」

遠在北部,能幫的其實相當有限,就打電話給幾位還有聯絡的同學問問看,上網路看一下,po po 文章。今天在火車上的時候,接獲國中同學蘿蔔跟我媽的來電,居然是這樣的消息:

國中國小同學六年加一加也認識二十年左右了,交情不是很深,小時候很多時候也不太懂事。雖說很少見面,但至少知道他活的好好地,而不是這種去了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比歐洲還遠、比月球還遠阿)。實在是很難過,這個社會上的渣真是他媽的多

總是有種嘎然而止的不適感。才29歲耶! 老天,才剛走遍成長的苦痛,剛要看到前景的時候。就這樣被抹去,好像被下了 git rm 的指令,從此這個檔案的版本紀錄就永遠留在過去,不再更新了 !!!!

 

廣告

如果你有負我們這些死去的人

達蘭道夫所說的問題對抗著「社會現況」,對抗著「當權者的合法性」,也就是說,小說家並不(不應該)對著當權者的問題乖乖作答,這些問題要不就只是關乎當權者自身利益的問題,要不就是「假問題」,有意無意的,這類當權者丟給社會的問題,往往只為著引導大眾的注意力,以排擠真正的問題被提出來,不真要找答案,而僅僅為了遮蔽加消耗。因此,這裡要計較的便不僅僅只是解答權力的爭奪而已,而是得更超前一步,從提問權力的維護開始。小說的提問得獨立、真實而且超越。  — 如果你有負我們這些死去的人 (唐諾在死亡的渴望一書中的導讀)

其實又何止小說家需要這樣對抗呢?

常常引用一些話,但是手上這本意志與表象的世界,第一句就這樣說:

讀一個自己從未深入思考的問題是危險的,我們讀書是別人替我們思考,我們不過是在重複作者的精神過程而已。所以一個人如果鎮日讀書,他將逐漸失去思考能力。

戒之慎之共勉之(這結語好奇怪)。

Introduction to Special Issue on the Aesthetics of Interaction

source: 2008. Introduction to special issue on the aesthetics of interaction. ACM Trans. Comput.-Hum. Interact. 15, 3, Article 10 (December 2008), 5 pages. DOI=10.1145/1453152.1453153 http://doi.acm.org/10.1145/1453152.1453153

這篇文章是 ACM Transactions on Computer-Human Interaction 2008 年11月份 互動的美學專刊中的導讀。其中提到了新一代的人機介面的轉變所帶來的衝擊。

日常生活中的互動科技已經徹底的改變了我們對於人機互動設計的概念。新產品的特性不再只專注在效率方面,我們還需要開始處理情感、經驗之類的特性。近期許多新的會議和工作坊均在探討計算機進入日常生活的各個可能的角度。新的詞彙也匯入了HCI的領域當中,像是情感、愉悅…等。
美學的觀點也越來越被當作是關鍵的因素,把HCI視作經驗的科學和視作設計上的實踐,兩者之間存在著落差。或許美學可以當作這兩者之間的橋樑。

那麼美學與 HCI的關聯何在?

從分析的角度來看,美學是藝術理論的一部分、行為科學中的經驗科學。從設計的角度來看,美學跟表達方式的發展息息相關,也就是說設計美學如同是設計理論的基本元素。

經驗與表現的不同之處是個重要的關鍵,傳統的HCI把注意力放在經驗上,但互動設計則否。互動的美學則看得更遠,它需要同時考量兩者,這是它與傳統設計不同之處。

使用上的多樣化是互動設計上的焦點。因此,我們需要重新檢視形式的表達、表現和經驗,並從不同的角度來看待它。了解抽象的形式和具體的表現/經驗本質上的關係是相當重要的。這對兩個領域來說都是項挑戰。

最近美學的實用主義吸引了許多注意,把美學視作表現的邏輯這派可以被當作是美學的現實主義。兩者最大的不同在於其所關注的焦點的不同,一如前述所提。

在這篇專刊中我們要問以下的問題:「我們如何弭平在傳統以效能為考量的HCI 與新一代的 HCI? 以及諸如那些難以評量的特性像是美學是否更為重要? 我們要如何設計互動的美學以及該如何去評估它的質與量?」

這篇導讀寫得相當漂亮。 互動的美學探討方面 ijdesign 近期的special issue 也收了不少論文,可以一起參考比較看看工程方面的期刊跟設計方面的觀點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