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樣的月光

四月二十六號 陰

一樣的日子,一模一樣的星期一(唯一的不同大概是早上有點睡過頭…,這實在不能怪我,皮皮昨天晚上哭到三點多阿! 中間也有陸陸續續起來幾次)。早上上課,地震。阿達還說老師都沒有感覺,哼哼,阿達,老師對上課不認真在偷上網的比較有感覺啦~~~

一下課就趕去搭公車回公司,中午吃了總匯三明治套餐,想要小瞇一下,卻怎麼也睡不著。下班前被同事抓住,多留了半個小時。討論一結束就急急忙忙趕搭火車回家。到家已經七點多了。

一樣的日子,一模一樣的星期一。妹妹洗澡喝奶的時間還沒到,先抱起來哄一哄。七點半,開始幫妹妹洗澡。中間女友跟我說皮皮中午不吃雞肉,所以餵了她一罐飼料跟雞肉泥。我心想,那等一下餵餵看吃雞肉,不吃的話就只好趕快打飼料餵她了。洗好澡,趁女友在餵妹妹喝奶奶時,就出門去幫女友買火鍋回來吃。途中還順便去買了皮皮的飼料跟尿布(這幾天越來越站不起來尿尿了)。

回來的時候,想說明天會下雨,妹妹的尿布也快沒了,不如一口氣解決。這一兩年來學到的教訓就是一定要做的事要提早做,快點做,拖到後面會更累而已。於是就馬不停蹄的又出門買尿布跟裝了三個桶子的飲用水。等我回來時,女友已經把火鍋煮好了,當我吃下第一口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吃完就趕緊去打飼料、餵皮皮吃飼料、吃鼻涕的藥跟心臟病的藥。接著洗碗、洗澡跟洗皮皮的兩條大毛巾。接著還拿去脫水、烘乾。弄完雖然沒破紀錄,不過也快十二點了。

這中間皮皮一直被鼻涕塞住鼻子所苦,常常三不五時就叫個兩聲,皮皮一叫我就趕快過去幫她把鼻涕捲出來,有時候弄個幾次她就比較舒服,可以稱個幾分鐘(我想,這應該就是所謂的服務鈴吧….。) 這樣下來,論文也看的斷斷續續的,一點多的時候,又餵了皮皮兩罐飼料。之前也有這樣過,就是餓太久沒力氣吃雞肉,只要強迫餵食個幾次,過幾天就好了,就又可以自己吃雞肉跟走一下子。弄一弄也一點多了,想說今天都沒什麼睡到,還是先睡好了。不過皮皮怎麼會那麼容易放過我呢? 還是一直哭,三點多、四點多又爬起來好幾次。

四月二十七日 雨

今天妹妹滿三個月。

有時候我覺得人生應該跟函式一樣,給定一樣的輸入就會有一樣的輸出。是說我昨天吃了綠咖哩,今天或是明天就可能會拉出綠色的咖哩 ; 今天太陽從西邊落下,明天就會從東邊升起 ; 我今天好好地餵皮皮,沒有偷懶,明天就可以看到皮皮好好地。不過後來我發現我錯了,人生的確跟函式一樣,只不過是 fibonacci 函式。你的明天 Fn= F(n-1)+F(n-2)  也就是等於你的今天加你的昨天。若右值均為負數,那麼就只好一直疊加到絕對的零為止。

死神的精準度中,死神千葉上工的時候總是雨天。六點,鬧鐘響起,昨天沒有睡好,遲了幾分鐘才反應鬧鐘的呼叫。起床梳洗,皮皮在籠子裡眼睛睜著大大的看著我。出門幫女友買早餐,熱牛奶、包子跟茶葉蛋各一。回來還有點時間,趕緊餵皮皮吃藥。今天先吃鼻涕的藥,五分鐘後再吃心臟病的藥。空檔中間,換個新尿布,狗狗的尿布不好,又貴(一片$15左右)又沒有尿濕顯示…。皮皮沒有尿濕,但是就是有髒髒的分泌物,所以還是換了一片。6:25,距離出門還有五分鐘,皮皮又鼻塞了,一直很不舒服。趕快抓緊出門前的空檔幫皮皮把鼻涕給吸出來。把衛生紙捲成長團伸進去鼻子裡,試著抓住那該死的黃色黏稠物體,一次,兩次。

06:30。突然的靜默,這個世界像是真空一般,失去了聲音。皮皮失去了呼吸的聲音。整個世界就這樣停了下來,一整個無力倒向一旁。快!立刻幫她按摩心臟。一下、兩下、三下、四下、五下,我小小聲的喊著皮皮加油,但沒有反應。只好趕快去把女友叫起床「快起來,皮皮要走了。」撲簌簌的眼淚跟窗外的雨水一樣直直落下(是不是晴天我們就可以繼續開懷大笑 ? )。我繼續按摩著心臟,但沒有任何的反應。生命像是退潮般嘩啦啦地撤走,一滴不留。女友哭著勸我放棄,皮皮也該解脫了,我說道:「但是皮皮還不想走阿!」一如安西教練給我的指示。但死神千葉站在旁邊,壓住我的雙手,我無力反抗。

把皮皮抱起來給女友,讓皮皮感受著最後的溫暖以及話語。 我如果是蟲師,我會看到皮皮的生命泉水點點滴滴地滴落在地面上,如蟲子般爬回那孕育生命的源頭。「對不起,小甜心。皮皮阿嬤大概是看不到妳長大了。」我猜想這是皮皮最後要跟我們說的話。或者是謝謝你們。喔不,皮皮 我們才要謝謝妳。

我們幫皮皮佈置了一個暫時的小窩,等候前來接送的引路人。皮皮不若以往的苦痛,安詳、平和地熟睡,鼻塞、腫瘤與心臟病所帶來苦痛均已遠離,平靜像是感恩節火雞的餡料一樣充滿著皮皮的身軀。

15:30分,引路人依約駕著他的蓮花馬車前來,我們先幫皮皮換上她最喜歡的粉紅色小熊衣,再將皮皮喜愛的墊子、兩罐西莎、綠色潔牙骨、與皮皮年紀相符的十三根牛肉條置入箱內,覆蓋上皮皮喜愛的黃色浴巾和往生被。我們一家三口下去送皮皮最後一程(胖胖因無法控制只好先在家中默哀)。摸摸了皮皮最後一次,道了聲最後的再見。希望皮皮不要忘記她跟女友的約定,要找時間回來看看我們(不過她是狗界中的萬人迷,希望皮皮不要忘記)。

皮皮很貼心,今年度過了她的13歲生日,妹妹滿三個月的日子、等我起床進行了整個早上的儀式(吃藥)後才走。沒有苦苦地的號叫,就是靜靜地放手,讓這個世界取回她所有的一切。女友說皮皮可能是看我這樣太累,喔不,皮皮我只是嘴巴上愛碎碎念,餵你吃東西跟幫你清鼻涕後看你搖尾巴我真的開心阿。不過妳可能也累了。

有時候我懷疑妳是具有某種程度靈性的狗狗,去任何的旅館妳都知道廁所在哪裡,不會在房間裡面大小便。是不是妳感覺過於疲累所以策劃了這一切,讓妹妹晚一個小時起床,讓我們在適當的時間圍繞在妳的身旁,在沒有比這個時間點更漂亮的了,於是妳停止了心跳以及呼吸,放開妳所愛的這一切。

天下無不散的宴席、也沒有寫不完的文章,世上有再多的硬碟空間也沒法塞下我們想對皮皮說的話語以及感謝。樂起,幕落:

#城裡的月光把夢照亮 請溫暖她心房
看透了人間聚散 能不能多點快樂片段

*城裡的月光把夢照亮 請守候她身旁
若有一天能重逢 讓幸福撒滿整個夜晚

前來迎接的應該是毛毛了吧! 皮皮別怕,毛毛雖然是天然呆,但他會帶妳去妳喜愛的大草原。更好的是,那大草原也在我的心中,我總是在轉角就可以看到你們的身影、你們的尾巴,一如電腦線圈中的電助一般。

One thought on “一樣的月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