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力小丑

**感想涉及劇情**

春從二樓一躍而下

從書中摘錄出來的句子已經道盡了整本書的內容。

伊坂在重力小丑中主要探討基因、血緣跟親情的關係。主角和他弟弟是同母異父的兄弟,此外,弟弟還是因為母親被強暴而誕生的。伊坂認為,基因雖然決定了很多東西,但人之所以為人就是因為人可以超脫出基因的控制。你父母親是爛人不表示你必定也會爛下去(歹竹出好筍阿)。

親情究竟從何而來? 究竟是一起共同生活得記憶?還是血緣?  很明顯的,依坂的答案傾向前者。 很多所謂的家庭其實就是一群不認識的人住在一起,彼此誰也不了解誰,感情什麼的也說不上來,與其說是家庭不如說是室友還來的精準。提到什麼東西都要靠血緣來支撐,像是總是會說:「他是你弟弟阿你要多照顧他。」不管他是不是廢物在家裡不出去找份工作養活自己。或是:「他是你的長輩阿,不可以這樣跟長輩說話。」不管他是不是喝的爛醉到處生事。 我實在不覺得尊重、真理、照顧有這麼廉價,廉價到只要是你的血親就可以把眼睛閉上。血親、年紀這些東西幾乎不需要花費到什麼力氣就可以獲得,說難聽一點,癡長個幾歲是很了不起嗎?是血親很了不起嗎?

《阿特拉斯聳聳肩》中的漢克●里爾登就是一個再真實不過的例子了。回到家跟家人搭不上話,不論是母親、妻子、弟弟都搭不上話,他們關心的東西根本就不一樣(先不論對錯)。其中弟弟還是個寄生蟲、母親最常說的就是:「他是你弟弟,你要多照顧他。」什麼事都要靠漢克照料,卻總是擺出一副瞧不起商人的樣子,總是說著錢不重要、是骯髒的,卻連自己也養不起。是說我們可以選擇朋友,一路走來,我們的朋友圈總是不斷重組,趣味相投的在一起,不適合的就離開。我們不斷地追尋屬於我們自己的生活圈,但所謂的親情卻不是如此,我們毫無選擇,我們被社會壓力迫使著要照顧兄弟、姊妹、父母,但社會卻鮮少過問他們究竟是怎樣的人? 若所謂的血緣這麼重要,那共組兩人世界的夫婦豈不是社會關係中最脆弱的一環? 除非他們是近親,阿偏偏這社會又不允許近親結婚。

我推測伊坂應該是贊同「生不如養、養不如教」這句話的。「非親非故的,少擺出一副為人父的樣子了!」 書中用了兩個全然不同的故事來講出同樣的一句話。被生父拋棄的高中女生,知道生父的地位高於養父後拋出的話語。跟主角春面對強暴犯的生父以不屑的表情說出「我是你爸..」的回應。《阿特拉斯聳聳肩》中不斷地強調「要付出才有收穫」的概念。要人家叫你一聲父親(母親),拿出一點除了細胞之外的東西吧!

是說我實在很喜歡那種淡淡的感情,一如主角兄弟間的情感。君子之交淡如水,其實家人間不也是這樣?

伊坂幸太郎的第一部作品《奧杜邦的祈禱》 相當可怕。土屋隆夫 提到要認識一個作家最好是熟讀他的第一篇作品。我私忖這是因為對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作家來說,出道之作是他的立足點,是他第一次向世界發話的管道(所以程式設計師第一個程式都是 hello world !    o_O!!! )。 一開始的東西總是最為純粹,君不見所有軟體的功能都是越加越多,越加越雜……。《奧杜邦的祈禱》流暢的要命,簡直是一根腸子通到底,從第一頁翻開就沒法停下來,貫穿整本書的謎題「這個島到底少了什麼?」 緊緊抓住讀者的好奇心。答案也很有趣,基本上有點惡趣味的意思在阿!

第二本 LUSH LIFE 雖是透過分屍案來串連所有的劇情。但讀完之後卻有種淡淡的幸福感。其實這個故事很普通,但伊坂幸太郎把整個時間軸給切割再重組,造成了一種很獨特的閱讀經驗。當然這種手法在電影或是其他小說中屢見不鮮,但是手法的高明度決定了這樣的寫法會不會成功。整本書中,伊坂幸太郎並未明確的揭示了幾個月前、幾天前的相關時間字句。在結尾到來之前,都要靠讀者在腦中(好啦 你也可以寫下來比對啦,但這樣樂趣就會少很多了~~~) 根據段落間重疊的事件來組合出事件的全貌。至於《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我覺得就是一本輕小說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