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mented duality: overlapping a metaverse with the real world

這篇論文介紹了所謂的 Augmented Duality,Duality 有雙重性之意,因此此處指的就是虛擬與實體世界。其指涉的意涵就是讓虛擬空間與真實空間得以透過攝影機、影像處理等相關技術來打開介於之間的通道,讓原本毫無交集的兩個空間內的居民得以看見彼此以及所在的周遭世界,並透過影像來互動。

augmented duality
圖一  透過影像處理將真實物件轉成影片物件

本論文對於線上世界並不採用一般的說法-Virtual World,也不是 MMORPG,其所採用了潰雪一書中對於線上世界的說法-Mataiverse(潰雪一書中翻譯成魅他域)。此篇論文使用了 Second Life作為其虛擬世界的強化對象。

以往我們在探討類似研究的時候,均是取其一端,然後鑲入另外一端。這篇論文與眾不同之處在於它同時做了這兩件事,同時強化虛擬與實體世界,使得原本分隔於兩個平行世界有了互動的可能。他們在第二人生的世界中佈置了一個特定的區域,也在真實世界中架設了一個區域,此區域會將遊戲世界的場景透過投影機投射至大尺寸的投影幕上,並透過攝影機擷取使用者的的影像傳送至第二人生的場景當中,於是使用者在這個空間中變得以相互交談。他們稱呼這個地點為:portal。

這研究相當有趣,以往我們都把實體空間跟虛擬空間給切割開來,所謂的 Augmented Reality 也只聚焦在實體世界上。拜網路發達所賜,現在每一座城市上空均交織著各式各樣的平行虛擬世界。年初發表的Layar可被視為將多層虛擬空間給帶入單一實體空間的魔鏡,但各平行空間之間無法互相溝通跟疊套。若套用此篇的想法應可讓城市中的虛擬世界更加驚人。

source: Mark Wright et al, “Augmented duality: overlapping a metaverse with the real world,” in Proceedings of the 2008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Advances in Computer Entertainment Technology (Yokohama, Japan: ACM, 2008), 263-266, http://portal.acm.org/citation.cfm?id=1501812&dl=ACM&coll=GUIDE&CFID=49762646&CFTOKEN=87915887.

avg 誤判系統檔

之前都是幫我三阿姨那邊的電腦裝AVG防毒軟體,不過最近出了大包。會把 userenv.dll 誤判為病毒檔,造成如果使用者刪除的話開機不能。

第一台發生的時候我還沒有想到這個問題,於是我阿姨就請朋友推薦的 人來幫忙重灌。   昨天第二台又掛了…. =.=  我覺得奇怪,就發現其實不是中毒,根本就是誤診 😄

其實網路上查到的作法都是補個檔大概就可以了,但是沒想到…..

今天我請我阿姨讓我先跟維修人員講一下,結果他回我 他知道,但是重灌比較快,馬的  你copy 一個檔案是要多久,這檔案是有幾百G是不是。 後來我請他去網路上查一下都有詳細步驟,但是他又說 但是重灌對他來說比較簡單(爆)(你不會用維修主控台吧)。

我想這位所謂的維修人員,唯一懂得就是重灌吧 !  真不知道是幹啥吃得,你感冒去看醫生,醫生唯一的回答就是,這等你掛掉下輩子就會好了,我不知道你會不會揍他。另外一種可能就是如果copy檔案他就賺不到多少錢了,不過這樣做生意太不老實。目前我看最黑的就是修機車跟修電腦了,要找到值得信賴又夠厲害的真的頗難…。總不能你去修車,他就把你大大小小的零件換過一遍,你去修電腦,他就幫你重灌,這樣實在不知道有什麼意義,又不是所有的問題重灌都能解決。 我之前載我女友出去,結果車子臨時拋錨,只好找家店修一下,沒想到他跟我拿了兩千五…. 換了一堆零件…  在那邊可以動,回到家之後又不能動了。 後來牽去常去的那家店才修好……T_T 根本就不是那個零件壞掉阿

前一陣子我小阿姨組電腦也是這樣,我開了規格給她,她請他們那附近的工作室報價,報了兩萬二左右,跟我查的價錢多了兩千左右。我跟我阿姨說比較貴些,不過人家祖裝本來就也要工錢,但是…..    後來才跟我阿姨說他有改過配備….(爆)。這實在太扯了,後來再請我阿姨去問詳細他改過的配備有哪些,結果主機板我挑四千多的,他給我換兩千多的…… 顯卡也換了低階的。ㄟ…  你組台電腦是要賺多少? 五千 ? 你是不是忘記台灣是零組件大國,你是坐飛機去日本買嗎?

我實在不知道為什麼做生意可以這樣做,電腦這行業混飯吃有這麼容易嗎? 還是良心都自己吃掉了

蠟筆小新

我彷彿還記得我從我們家附近獨立經營的租書店架上拿下蠟筆小新第一集的那個瞬間。彷彿還記得高中窩在自己租屋的地方看著租來的蠟筆小新科科笑的每個時刻。 跟麥可一樣,屬於我們那個年代的記憶,可以被用來佐證我們曾經活過的痕跡又少了一點。

說也奇怪,這個世界一直在變動,但對很多人來說,所謂的世界其實就停留在他們年輕的時候。很多老人家愛唱老歌-我這附近的鄰居每到週末就老歌卡啦OK唱個不停-,彷彿當前的流行歌曲是別種語言,好似這個把年來整個世界都停止了一般。我想,大概是新的東西讓我們感覺不夠深刻,缺少了時間就像是少了鹽巴的青菜豆腐湯一樣平淡。抑或是這些東西陪伴著我們一路走來,看到它就會想起自己人生中的某個段落,這些東西的逝去把我們從永恆的幻夢中拉了出來,提醒著我們「有形的東西終會逝去」,是故心經才告訴我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不然,大概就跟「不好笑的笑話講久了就變好笑了」 一樣,不怎樣的東西看久了也有感情了,於是當失去的時候,其實心也被剝掉了一塊 ,而我們哀痛的其實是我們的心。

蠟筆小新電影版-大人世界的逆襲,就是絕佳的詮釋。大概也只有小孩才會喊出「就算這個世界不完美,我也要跟爸爸媽媽還有小葵、小白一起生活下去。」 這種在隧道中看到一絲絲光芒的智語。或許每翻開一次漫畫,我都可以再度喚回我那青春時代的愚蠢與勇氣。

謝謝你,臼井儀人。接下來就是我們自己的戰鬥了。

1984

之前一直從各式各樣的小說中看到這本書的大名,不過因為其他的書或多或少都提及了這本書的主旨,所以一直沒去找來看。今天趁著去公司加班(囧….)的時候在車上把剩下一點點看完。

看完的感覺比看恐怖小說還可怕….. 。

書中提到的集權國家,不但限制你想什麼、看什麼、甚至還不斷竄改歷史。思想警察嚴密監控人民的一舉一動,反叛一旦成形,就抓起來嚴刑拷打。內黨人員過的極爽,外黨人是則是苦哈哈的過日子。而現今社會還真的存在這種國家。不過那個年代沒有網路,所以得以全面封鎖資訊。現在…恩  大概只能弄道牆 😄

提到這本書就要把它跟《動物農莊》一起討論。我覺得這兩本小說都有暗示知識力量可怕的味道在。《動物農莊》裡的動物有些因為不識字,因此當豬指著牆上的字亂說一通的時候,他們也搞不清楚狀況(其實我看到這段很生氣,有知識的人玩弄不懂的人)。而 《1984》的溫斯頓,則是難以反駁對方的論點(唔其實我覺得不是很好反駁這種書中自己提到的集體惟我論@@ ,畢竟所謂的過去其實真的只存在於我們記憶中,而偏偏我們的記憶又不是非常可靠的東西)。讓國家控制你該看什麼,想些什麼真的是很恐怖的事。

我們真的應該永遠永遠跟集權國家站不同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