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ewell,小白

標題來自於錢德勒的小說《再見,吾愛》(Farewell, My Love)(又是唐諾導讀,我懷疑他的導讀擁有魔力阿….)。故事內容早已不復記憶,但那股濃濃地哀傷卻深深地蝕刻在我的心中,很適合這種夜晚。我依稀記得在書中的某處提到了 farewell 的意義約莫等於goodbye,但隱含了再也無法相見的意味。

星期一晚上到車站去接女友下班,前腳踏板的皮皮一如往常的傻著,但迎面而來的女友卻沒有絲毫笑容。

「小白走了,被車子撞死了。」

有沒有那麼一種永遠 永遠不改變

擁抱過的美麗都 再也不破碎

讓險峻歲月不能在臉上撒野 讓生離和死別都遙遠

有誰能聽見

– 如煙,五月天

總覺得我們的人生就站在流沙上,四面八方的沙上放著各式各樣的目標,有功成名就、有安逸度日、有樂器、有電腦、有愛情、有傷痛、有著所有的可能。隨著沙流我們得以開心地像是抓週一樣地拾取我們想要的東西,但有更多的東西並沒有問過我們就朝我們流過來,一直到我們擁抱著這些東西隨自己陷入流沙為止。人高手長,沙流又慢,就拿得多;人高手短,可以活得很長,但雙手拼了命地揮卻什麼也抓取不到;人高手長,但沙流更快,想要抓取些什麼都來不及。但無論是哪一種人,最後都是將自己獻給這片流沙,沒有例外。

當沙蓋過頸子,有些人安然接受,有些人極力呼救,不斷地大聲喊叫。一切只是徒勞,誰也救不了誰,因為我們都站在這片流沙上,寸步難移。

小白

小白

有沒有那麼一滴眼淚 能洗掉後悔

化成大雨降落在 回不去的街

再給我一次機會 將故事改寫

還欠了他一生的 一句抱歉

– 如煙,五月天

小白是我看過長得最像羊咩咩的小狗,還很聰明。當陌生人在外面的時候,會大聲地叫,希望將其驅之別院,但一旦熟人引其入內,小白就知道:

「喔! 原來是朋友阿。」

就會乖乖地回去睡覺了 😛 關於小白,我的記憶並不若我女友他們多,但是我實在很難忘懷她搖著短短的尾巴穿梭在沙發跟眾人腳下那副可愛的模樣。

小白二

小白二

有沒有那麼一首詩篇 找不到句點
青春永遠定居在 我們的歲月
男孩和女孩都有吉他和舞鞋
笑忘人間的苦痛 只有甜美

可惜,這就是我們的世界。

Farewell,小白。

廣告

4 thoughts on “farewell,小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