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actions

acm的雜誌(子網域,看來權重很高喔)。底下的圖是An Evolving Map of Design Practice and Design Research 這篇文章中的圖,看起來很有趣。

廣告

馬克斯先生演講

馬克斯先生一開場就提到台灣一提到北歐設計就想到材質簡單、風格極簡。但是北歐設計實際上與媒體上所呈現的不同。

馬克斯先生帶我們看了斯德哥爾摩東城的一間店,這家店把二十世紀以來北歐設計的經典都放在裡面。
接下來是一張在市區拍攝的照片,在佈告欄上的塗鴉稱著高級住宅區的街景為底。媒體總是報導著北歐設計的光明面,但其實北歐設計也有黑暗的一面。 佈告欄上的塗鴉代表著年輕人充滿了憤怒 不滿 對社會的反抗。

此外,斯德哥爾摩也喜歡甜蜜的風格,東城區有位女性開設的店,裡面就充滿著可愛跟甜美的風格。
南島區的某家店,由三位設計師所一起開設。他們心目中的北歐設計,不見得都是一片白色。他們覺得北歐設計為何不能是復古加上可愛與甜美?店內擺著德國收集來的皮沙發,牆上則是掛著當地攝影師的照片。

馬克斯先生接下來分享了幾個更加不符一般描述的北歐設計,像是瑞典皇室最喜歡的品牌,其中有著波斯地毯。做造型起家的店主,則帶入東方的設計。

這些都是北歐的設計。

此外在英國聖馬丁學院畢業的某家店主,喜歡包浩斯風格, 他認為的極致是一張來自中國協和醫院的病床。單純的功能性就是美。牆壁上掛滿了舊醫院的鋼杯。我們看起來頗為驚悚,但瑞典人可是百無禁忌的。

馬克斯先生說他讀完了「德意志製造」後還是不了解什麼是德意志製造。後來才發現原來德意志設計就是他們的生活態度,也就是他們的哲學思維。德意志談的是絕對命令、邏輯跟意志的感受。
義大利設計給人的印象是美感、性感。這邊得回到社會文化來談,從文藝復興來談。如果不了解街頭動物,就無法了解義大利設計。義大利的人下班後,不直接回家,先去喝咖啡或是pub,所以視覺曲線跟衣著變成焦點。

北歐最強的是,人跟家庭。因為他們是家居的動物 。

台灣最強的則是,上網、上網跟上網購物。所以我們最知名的品牌是 Acer, ASUS跟wireless產業,這跟社會文化緊緊。英國則得回到工業革命來看,得了解龐克文化。

設計如果單從商品來看,會不懂在處理什麼。設計是跟歷史文化緊緊相扣。

接下來馬克斯先生提到了設計階梯理論

1. Non design
2. Design is a style
3. Design is a process
4. Design is an innovation

以台中的太陽餅為例,包裝一直在改進。這邊就做到了第二階的設計。

第三階段則是產品製作一開始 就把設計引入。改變思考的過程。例如華碩的eeePc ,但若僅只於此,則有容易被拷貝的風險。

第 四階段則是透過設計去改變整個思考。 瑞典的某家手套公司原本有一千種產品。但進年內遭遇中國低價傾銷 和東歐手套中價位切入的危機。 他們找到人因設計公司來幫他們解決這個問題。人因把一千種產品降至三百種 並歸納成四個產品線。此外還考慮到了手腕關節受傷得問題,又把固定帶做到手套上。此外他們還考慮到了情感設計的問題。2005年就賣出了五十萬雙,並且在 2007年得到red dot 獎項。

接下來馬克斯先生提到了北歐設計的幾個面向

社會信仰

瑞典詩人提到在每一場戰役中 死去的不只是貴族 還有工人。 他要求 選舉制度應改成一人一票。設計界也發出同樣的怒吼,希望每個人都能有自立而有尊嚴的生活。

馬克斯先生提到了牛奶瓶的設計。這個牛奶瓶側面一隻手就可以拿起。強調自主獨立的功能。北歐很多很多獨居老人,沒有傭人、沒有小孩照顧。此外透過特殊的設計讓牛奶瓶不容易傾倒。設計師們透過功能來解決社會問題。

瑞 典是多民族的國家。接納相當多移民。異民族會擔心 惶恐。 台灣也有新移民。如果不處理會產生相當大的衝突。瑞典透過設計來解決。當你去使用一個異文化的文素時就會漸漸地去接納它,像是台灣跟日本的關係。瑞典透過 設計把異民族的元素加到日常用品中,透過使用讓一般人去接納它。瑞典透過透過設計來改造社會 。

民主化設計

透 過低價造成大家的美好(低價=美好),利用設計來提昇每個人的生活品質 設計=美好生活 。美好+幸福生活=低價+設計 =Ikea 的概念。馬克斯先生提到 Ikea並不只是賣全球化的設計。 Ikea 的老闆 二戰結束後,看到農民還是沒有錢。 看到農民站在窗外看著美好的家具。老闆便決定要讓農民也有好的家具可以使用。 H&M也是,H&M希望讓每個人都享有美好的時尚。民主化設計認為如果每一個人都使用ikea 都穿H&M 。透過品味的合一造成階級的消失,就回到1899年 沒有階級的美好生活。 瑞典人認為過度有錢是愚笨跟品格低劣的,所以有錢人也相當低調。

馬克斯先生談到了在設計的時候,是不是有個中心議題要處理,不要為了設計而設計、為了得獎而設計。

設計作為文化力量。

二戰之後,美國傾銷便宜的到歐洲。 蘇俄附庸國所生產的中價位玻璃入侵。瑞典的玻璃產業也遭遇到了危機。瑞典的經濟部長,把設計師跟藝術家拉入工廠當中駐場。透過三方合作,設計師畫圖、工匠拉胚,大師的弟子上色。 這樣的合作拯救的瑞典南區的玻璃工廠。

馬克斯先生在尾聲提到了他最喜歡的一個專案。越南河內的竹製工匠隨著時代日益凋零。他們派了丹麥設計師過去,以現代的語彙重新包裝。大受歡迎。之前的工匠對自己的文化、工作失去了信心,現在透過這個計畫讓他們的工藝找到了一個出口,讓他們重拾對自己的信心。

其實瑞典設計,2005年之後就往下探了。但之後瑞典政府推出瑞典時尚周 ,一年兩次。強大到哥本哈根都來取經。

最後馬克斯先生提到了瑞典設計未來處理三大議題 地球、人與社會。並期許我們可以透過設計引領傳產找到新的方向。

聽馬克斯演講有感

上週輪到我整理演講內容,方法錯誤,浪費好多時間。原本是錄起來然後回家整理,今天一弄才發現太浪費時間,應該要當場打+錄。下次要多注意。這次先打感想,再來整理演講內容。

上週請到馬克斯先生來跟我們分享北歐設計的風貌。馬克斯先生透過一連串當地的商店讓我們認識到北歐設計的另外一面。讓我們了解到北歐設計也有其溫暖的一面,而非單純只有雜誌上所介紹冷與極簡。這場演講搭配舒國治理想的下午一書中的 「冷冷幽景,寂寂魂靈-瑞典見聞記」一文閱讀可得相互輝映之感。

馬克斯先生提到了設計跟文化是息息相關的。也提到了許多的例子讓我們了解到北歐的設計風格是多麼的與其文化相融合。設計可以是種敦促社會文化改革的力量。並舉了瑞典解決族群問題的方法。

瑞典透過設計具有異國風味的日常生活用品來降低各民族之間的摩擦。瑞典人認為,透過使用這些器具可以增加理解文化之間的差異,並減少非我族群之類的排外感。我覺得這觀點很棒,很多時候的摩擦都是因為誤解所導致呢!

不過說到民主化設計,我就實在不是很同意了。馬克斯先生提到所謂的民主化設計就是透過便宜又好的設計,讓每個人都享受的起。於是每個人的品味趨於一致,自然消除了階級。我覺得這種打倒階級的方式,比較像是共產主義化設計。我並不覺得這種表面上的平等就是民主化。我認為真正階級有其存在的價值,不然整天打混的人跟一個很努力的人享有一樣的地位,那誰還要努力?

我覺得所謂的民主應該是承認階級的存在,承認人有高有低,但是各個階級的人都互相尊重。在上位者之所以可以到上位也要倚賴許多人的幫助甚至是運氣。 很多所謂的勞工階級只是因為他們的家庭讓他們無法受到良好的教育而已。每人恪守本分,認認真真的把事情弄好,達到人盡其才,地盡其用的理想才是。

這次聽到很多北歐設計的另外一面,太感謝馬克斯先生了。

我們我們 嘻嘻

這幾天被我們的駐點工程師給惹火了,要惹火我真的有很大難度(喜愛生活中有挑戰的朋友們,請不要拿我當做大冒險的任務阿!!!)。他不知道從哪邊得知 我們我們點嘻嘻 這個學生創業的類似人力銀行的網站。還有跟他們的負責人在ptt聊過,或是有去參加說明會。

昨天是一直跟我說他們的技術有多強有多強,前景有多看好多看好,條列如下:

1.只要一小時就可以從中文版換成英文版(阿不就換個語系)

2. 他們有兩台主機,可以撐住三億人同時上線 (我當場罵髒話….)。這兩台機器是要幾U? 101U夠不夠阿 ,阿你要多大水管。我已經跟他說不可能了,工程師還跟我說他們負責人當面跟他說的,絕對可信。他們的ACM獎牌比 google & ms要多。

3. 他們改寫了rails 的核心(這是有難度啦,但是能做到的大概也是一海票)。

4.他們要攻全世界的市場(….)。

5.目標是 上市(目標是上市的是很少嗎….)。

最後還跟我說一個月六萬耶,歡迎你以後加入我們。 我真的是…. 滿肚子火。其實第二點我強烈懷疑他聽錯了,吹牛皮不打草稿也太誇張了點。

今天跟學長去吃飯,又遇到他,這次又跟我們推薦了。這次的重點是,工作一年勝過二十年耶 ! 他們領頭的是政大的很強,要我現場去聽。

ㄟ ,聽起來是不是很像直銷…. 。不過如果你到我們我們點嘻嘻的網站去看,其實都充斥這些些標語。一進去就告訴你有一個成為億萬富翁的機會,投資十萬拿回一千萬….。那政府幹啥發消費卷呢? 棍! 阿幹啥不把勞退基金都丟進去,然後大家笑嘻嘻勒

之前還有吸引廠商來登錄資料的活動,也是類似的手法,使用直銷那種金字塔型的方法,介紹多少廠商來登錄就發給你wiwi幣,之後可以換成現金(多之後阿…),還真是好樣的阿。

我打從心裡覺得他是想賺錢想瘋了。不過怎麼說他都是一副以後你們就知道了,那個網站一開始也沒被人家看好….xxx。沒被看好的倒的可不是百家千家阿。

唉 其實我們駐點工程師實在是個好人,我只想說,你這樣把人引誘進去,要負責任的阿! 青春可是一去不復返阿!!!

此外,我總覺得創業應該是要追求自己的夢想,不應該是賺大錢的夢想,應該是自我實現的那種夢想才是。

不過反過來說,也是有很多智者不管世界怎麼說,總是堅持到底最後獲得平反、成功的。所以,這到底該怎麼判斷呢?

我也不知道,反正歡喜做甘願受囉。

祝你一切順利,不要再拿這種事情來煩我阿!!!!

UVA

昨天下班的時候,順便繞去板橋縣民廣場看一下UVA展覽。 基本上我覺得這個公共藝術放置的地方頗令人玩味。簡單的說就是形單影隻的感覺。 有種非常奇異的不協調感。 相當有趣。

我覺得這個作品拍起來比較漂亮。現場的話,則是有點距離看會非常好看,整個顏色配的好漂亮壓*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