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橋辭典

我不能說,鹽午的訓斥和錢不是一種仁厚,即便是一種局外和事後的反應,仁厚還是仁厚。但這種仁厚的前提恰恰是因為他以前很少住在家裡,很少受到祖娘的折磨。我也不能說,鹽早的動武不是一種冷漠,即便是面對一種不可理喻的自虐者,冷漠還是冷漠。這種冷漠來自他任何辦法統統失效後的絕望,來自他失敗的愛。在這裡,愛和恨換了個位置,就像底片在成像過程中黑濾下來白,而白濾下了黑。在馬橋的這個老蠱婆面前,人的仁厚濾下了冷漠,而人的冷漠濾下了仁厚。

馬橋辭典是一本很特殊的小說,一種別開生面的寫法,作者對於人性的觀察相當透徹。很多文字都勾起我那深深的沉默。我總是想到弟弟對我說:"那是因為你都沒有回來" 那時的靜默。後來我才知道,時間從來就不像別人所說可以解決一切。很多記憶從來就不會隨著時間淡去進而消逝。他們只是被擺到大腦的角落中,但仍然持續地播放著屬於他們的映像。就如同我從來也忘不了毛毛離開的那個夜晚,那種狂亂。從來也忘不了大姑媽那張沉睡中的臉,那種詫異。很多時候,我只是逃避。我不敢說我已經克服這些問題,事實上我只是逃避,因為這些對我來說都是一種不可理喻,一種絕望。

我在本書中看到了自己長輩的影子,他們活在吃不飽穿不暖,豁盡全力只為生存的年代。我們習以為常的事物,他們則難以理解。他們總是擔心你找不到好的工作, 一直勸你去掙個鐵飯碗,雖不見得大富大貴,但至少一輩子不愁吃穿。每次過年返鄉、每次去拜訪老師,總是聽到相同的叮嚀、相同的憂慮。對我們這個年代,這些接續他們時代下一輩而言,只要一輩子不愁吃穿實在是少了點什麼。但這些,他們實在難以體會。

我從馬橋中看到了我家鄉的縮影,亦在家鄉中看到了馬橋的縮影。或許它是每個人家鄉的倒影也不一定。

廣告

One thought on “馬橋辭典

  1. 你和我的立場一模一樣。在我姊說著對親人殘酷的話語時我總是仁慈勸戒(實際上,根據成長經歷,應該扮演殘酷角色的似乎應該是我),因為有一天我開始覺得我該淡忘那些不快,慢慢修復家庭關係了。但是有時候我也會想,也許是因為和家裡原本緣薄的我長大後就成為最少和家裡連繫的人,所以現在的我才能對家裡發生的事心平氣和的做和事佬,才能天真的想著家裡的種種問題有一天一定能解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