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active@usc 2007年論文

今年第一次看到南加大互動媒體系特別為論文發表做了一個論文網頁。實在很不錯,我記得去年好像是用部落格來公告口試的日期跟時間,這樣而已。今年還先放出了摘要呢!!! 這方式真的不錯,看到好多很有興趣的研究呢:P,不知道哪天才能看到我們系上或是實驗室這麼做阿!!!

廣告

馬橋辭典

我不能說,鹽午的訓斥和錢不是一種仁厚,即便是一種局外和事後的反應,仁厚還是仁厚。但這種仁厚的前提恰恰是因為他以前很少住在家裡,很少受到祖娘的折磨。我也不能說,鹽早的動武不是一種冷漠,即便是面對一種不可理喻的自虐者,冷漠還是冷漠。這種冷漠來自他任何辦法統統失效後的絕望,來自他失敗的愛。在這裡,愛和恨換了個位置,就像底片在成像過程中黑濾下來白,而白濾下了黑。在馬橋的這個老蠱婆面前,人的仁厚濾下了冷漠,而人的冷漠濾下了仁厚。

馬橋辭典是一本很特殊的小說,一種別開生面的寫法,作者對於人性的觀察相當透徹。很多文字都勾起我那深深的沉默。我總是想到弟弟對我說:"那是因為你都沒有回來" 那時的靜默。後來我才知道,時間從來就不像別人所說可以解決一切。很多記憶從來就不會隨著時間淡去進而消逝。他們只是被擺到大腦的角落中,但仍然持續地播放著屬於他們的映像。就如同我從來也忘不了毛毛離開的那個夜晚,那種狂亂。從來也忘不了大姑媽那張沉睡中的臉,那種詫異。很多時候,我只是逃避。我不敢說我已經克服這些問題,事實上我只是逃避,因為這些對我來說都是一種不可理喻,一種絕望。

我在本書中看到了自己長輩的影子,他們活在吃不飽穿不暖,豁盡全力只為生存的年代。我們習以為常的事物,他們則難以理解。他們總是擔心你找不到好的工作, 一直勸你去掙個鐵飯碗,雖不見得大富大貴,但至少一輩子不愁吃穿。每次過年返鄉、每次去拜訪老師,總是聽到相同的叮嚀、相同的憂慮。對我們這個年代,這些接續他們時代下一輩而言,只要一輩子不愁吃穿實在是少了點什麼。但這些,他們實在難以體會。

我從馬橋中看到了我家鄉的縮影,亦在家鄉中看到了馬橋的縮影。或許它是每個人家鄉的倒影也不一定。

ubuntu, apache2, ruby, php forbidden

今天在ubuntu上安裝ruby 結果.rbx 這個檔一直顯示權限錯誤 forbidden 。跟之前在實驗室安裝php一樣的情形,不過那時候很呆,沒去看apache的error.log。 今天一看才發現,原來CGI模式被關掉了..

php還沒測過,所以不是很確定,不過rbx這樣修改過後就可以跑了。

修改 /etc/apache2/site-available/default

<Directory /var/www>

</Directory>

中間加上:

Options +ExecCGI

重新啟動apache2 就可以了,不過有沒有後遺症我就還不知道了XD

Ruby on Rails

前一陣子苦於自己讀的論文不知道怎麼整理(其實有一段時間了),單機版的像是EndNotem 無法分享,以及跟他人討論。所以並不符合我的需求。線上版的(像是RefWorks or connotea)不是要錢就是還是比較類似del.icio.us那種tagging system。而我想要的則是比較接近hemidemi那種。除了可以整理清單外還可以寫下心得跟其他人討論。 其實connotea有open source,可惜是用perl寫的,一來我不會改,二來他的安裝readme 嚇壞我了 XD。後來想說自己寫個簡單的系統好了,順便練習一下,只是回想到用java跟php中間的難處,就有點難過 XD 。於是決定試試看之前一直聽說的RoR。

傳言不虛阿XD,超讚的!!! 拿來做小網站跟prototype超快的!!!! 連ajax都整合好了….orz 所以決定用RoR來練習了!!!

ubuntu 多重開機小筆記

今天先用Partition magic 把磁區割好,準備安裝windows and Ubuntu。不過Ubuntu那邊一直告訴我沒有root檔案系統。查了一下才發現Ubuntu不喜歡PM弄好的磁區,只好再format一次  可以用mkfs -t ext3 /dev/sdax  這樣。

blog Search

最近又發現幾篇跟部落格搜尋有相關的論文,雖然還沒完全看完,但是很多概念都可以讓我好好地思考自己的想法。

底下是目前在看的幾篇:

Latent Friend Mining from Blog Data

Using Ontology to Map Categories in Blog

第一篇是透過分析部落格上的文章內容來找到跟某個部落格興趣類似的部落格,而第二篇則是透過分析部落格文章的分類來搜尋。第一篇很不錯的地方在於他還考量到了時間的因素,第二篇雖然還沒看完,但是應該是沒有的,畢竟類別沒有時間的因素阿。第一篇文章也談到他們不用類別的原因就是有些部落格其實沒有把文章做好分類。

第一篇主要的目的在於針對目標部落格找到可能成為朋友的部落格。主要的評斷方式在於他們是否擁有相同的興趣。主要的數學公式屬於Data Mining方面,所以實在看不太懂。主要的比對目標是部落格文章中的文字(關鍵字出現頻率,這導致每篇文章的長短將會影響比對結果。),而這些關鍵字則是採用預先建立好的資料庫來分析(此資料有階層式的關係,像是:籃球這個字屬於運動這個類別底下)。

這篇文章將之前原有的方式改良,裡頭提到以往的方法都只有一層,這導致只能分大類或是分的太粗糙(例如:籃球和足球之間的差距會跟籃球與3C的差距一樣大)。而本篇文章則會計算小類別,這使的分類可以分的更加詳盡。本篇文章的驗證方式則是找了三位使用者從搜尋結果中評斷搜尋結果與目標部落格是否擁有相近的興趣。這方法聽起來很不像一般研究的方法,文章中對於這點的說法則是在這個領域中目前並沒有標準的資料庫可供分析(像是影像處理的那些圖吧:p)。

大師風範

今天特定請假(才上班第二個禮拜就請假,我看我黑定了…orz)去工研院聽 MIT Media Lab的 John Maeda 演講,非常地平易近人,果然是大師風範。

投影片真的做的很棒,而整個投影片幾乎都是圖或是照片,選用的顏色真的很漂亮很舒服。這種簡報風格實在應該學起來。

這次John Maeda主講的題目其實就是Simplicity,很可惜我大約只聽懂六到七成,後面的發問則是完全聽不懂@@。一開始John Maeda講述了他自己的成長過程,後來才稍稍正式進入主題。不過閒聊比較多耶 😛

這次主要是讓我看到了大師的風範阿~~~~ 其他的受限於英聽能力不足,真的很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