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雨傘給這天用

我是記憶與體驗中心的主任,這個機構幫助那些覺得自己的生命像個長長雨天,而身體就像這一天雨傘的人

某個角度來說,這個世界真的像個長長的雨天,在這世界中行走實在很難不被淋濕,太多無趣,太多雞皮蒜毛的小事要處理,而社會化的人際關係有時候也非常讓人困擾。難怪許多人會選擇遁到網路之中,避開生活中那令人困擾的社交關係。就算我們有把五百萬的傘可以確保自己不被淋濕,但有時我們還是會白痴到自己跳到雨中。淋濕,似乎是種必然。

生命像個長長雨天這句話真的形容的非常貼切。我們每個人都背負者某些東西過活,這些東西就跟我們的影子一樣,他不是我們,卻也是我們。背負越多影子越長,世界就越接近日落。而影子短的人,他的世界就是個日正當午的大晴天。但即便我們背負著多,我們還是可以決定要拖著影子走,還是被影子拖著走。

主角是一個找不到對自己認同以及讓世界認同自己方法的所謂小人物,但他一點也不平凡。其實他受過高等教育,他可以不平凡,但基於某些原因他選擇過這種生活。但他似乎還是沒法找到對於自己的認同,於是只好得過且過下去,直到鞋子試穿員的薪水驟降,加上一連串的事才讓他的生命開始有了轉機。在這個島上的人們在國中時期應該都會遇到一樣的狀況,如果你的能力不在所謂的讀書考試上面,你得熬過很長的被忽略期,有些人熬得過,有些人則否,而這些被社會放棄得人,接著很容易就放棄自己。主角只要被周遭的人稍微重視就會願意去做些事情,即便他看不起這個人。希莫斯巴赫請他幫忙跟報社的老闆關說一下,看能否讓報社主編採用他的攝影作品,即便他看不起這個人,但他在那一瞬間還是有種受到注目、重視的感覺,於是他也去做了。其實小學老師很愛搞這招,例如常會指派風紀股長的職務給班上最愛吵鬧的人,說也奇怪,雖然不是對每個人都有用,但還真多人就真的變得乖起來,還要主動維持班上的秩序。周遭其實也不乏類似的例子,很多看似得過且過過日子的人,如果哪天被授予一些責任,被他人看中,突然找到對自己的認同而這個社會也認同他的時候,這些人似乎就會拋開過去那種得過且過的生活態度了,當然,這並不是每個人都適用的。

而書中更多的人則是過著與自己期望不同的生活,希莫斯巴赫想當攝影師,但卻流落街頭發送傳單。蘇姍娜想當個成功的演員,但只是個職員。或許人們對於生活的熱情就在這種情況之下被生命的大雨澆熄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