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異國靈魂指南

德國人莫夏凱用中文把他在台灣兩三年來的生活寫成的書。唉,這傢伙的中文還真不是普通的好,不講的話還真的以為他是台灣人呢! 透過這個德國人的眼睛,我們可以看到台灣與歐洲文化的差異面。所謂的當局者迷,透過外人的眼睛或許我們才能真正的更加了解到自己的文化與歐洲文化在深層上的差異性,在處事哲學上的差異性。不過,在台灣人越來越洋化的時候,莫夏凱卻反倒是越來越台化了呢。

廣告

NBA live 2007

要吐血了,根本就跟2006非常相像。笨蛋電腦AI數百年如一日,完全沒有要改的意思。拜託,教會電腦跑快攻有那麼難嗎? 至少基本的蠢事不要每次幹好吧,每一個都是直直地衝到底線,球傳到,然後不是就先停在那就是出界…..,不然就是死都不跑快攻。然後落後時,電腦怎麼投怎麼進,3分爆準這種作弊現象已經n代啦…..,難道電腦都怕輸?每隊打起來都是一個樣,都是後衛拿球猛幹,能不能寫個幾套會依照球隊的特性轉變一下阿….然後禁區球員(ex:Tim Duncan)拿球絕對包夾,你也知道電腦包夾的能力爆棒,過都過不去,不管來幫忙的球員速度有多慢,recover的速度都一樣超快…每隊的戰術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管他是誰,都是一樣準的。

介面問題真的很嚴重,非常繁瑣,解析度也低,方便度要扣一萬分。尤其在玩王朝模式的時候,感覺特別深刻,把選單中的分類跟項目切割的過於零零碎碎,弄個功能要點非常多次。真的很煩人,然後選單的畫面設計實在讓人很不舒服,小不拉機的,什麼都要拉捲軸,靠,字小點、框框大點不就好了。

以前不知道幾代(好像是2000) 可以非常方便地把聯盟所有的球員都列出來,然後依照某個值排序。現在不行,之前都超喜歡高個XD,都會收集一兩隻>220cm的高個,手動打比賽的時候非常好用。透過以前的資料頁面可以很容易找到各個數值頂尖的球員(本來一直期待可以有雙層filter的出現,像是先依照年資排序,再依照身高排序這樣),現在這個介面我要一隊一隊看,然後一對十五人還要拉捲軸,麻煩的要死。

王朝模式改成這樣真是個大敗筆,上面逼逼叫的訊息煩死人,訊息又分好幾類,訊息的視窗都很小,每次都要拉,拉拉拉 拉你個頭啦!!! 球探設定根本就是擾民,你還要先選要去看誰,看哪個部份(ex: 進攻、體能…),然後一兩天後球探會回報部份數值, 透過你那吵死人的呼叫器告訴你,然後資料通常不會一次出來,於是你要每次都設定球探去看他,還要小心要設定看別的部份。老天,這是什麼設計,饒了我吧!球員訓練那邊也是一樣,隔幾天就要重新設定一次,也是一樣,設定誰,訓練哪個部份。玩個一個球季,你就會模擬 模擬 模擬了。過於細部的設定讓玩家非常的累阿。應該要讓玩家可以設定大方向,然後讓底下的這些電腦人去執行阿!

不過所謂動作細節的部份倒是進步很多,像是很多種灌籃,很多種上籃,強攻時的進攻犯規動作。不過這些算是重點嗎?以EA的規模,要把nba live 2007 做的跟wow一樣讓看門道跟看熱鬧的都可以一起享受真的不是不可能的事。一開始都會被華麗的動作吸引,等玩過一陣子之後,遇到電腦落後時三分爆準,電腦每次都跑快攻,自己的球員每次都跑慢攻,一開始的熱情就會不見了。如果好死不死又玩到王朝模式,大概是二話不說立刻uninstall。所以說,什麼才是遊戲的精華呢?從不知道哪代開始,遊戲的核心就一直沒變,變得都只是這些包裝盒。
好懷念當初不知道那一代(2000 maybe),可以算的上是相當棒了,尤其是籃下勾射的動作,真是美到不行。現在的勾射身體都跟殭屍一樣僵硬。

最後,我真的很好奇,為什麼live2007 會跟wow一樣要3.7G的硬碟空間。

髒話文化史

這本講述了許多髒話的起源,以及用語言學的態度來探討髒話。這大概是我看過最多髒話的一次XD 相當有趣阿。作者說得沒錯,當今的語言學人士大多都把髒話當成一種不可說得禁忌, 於是我們在字典中都找不到這些字。但其實這只是徒增困擾而已,它並不會因為不收錄就不存在。想當初玩wow美版的時候,如果有人在吵架,那還真是看不懂…..。 其中又以所謂的委婉講法最令人困惑,像是..中文的"" XD,而且這種委婉講法還不是只有一個,大概只有深知其文化的人才有辦法懂。

看得出來作者認為髒話其實沒有什麼,就如同酒一般,適當的淺酌就跟適當的發洩一樣都不是什麼所謂的壞事,但是酗酒就跟髒話滿嘴一般不恰當。有趣的是作者還分析了髒話的使用情境,並且認為學會髒話時(這是一定會學會的),也要一起學會使用它的適當時機才行。不過髒話還真的很難翻譯,非常佩服這個譯者可以翻到這個地步。

前瞻科技整合計畫

第二天就出事了….=.= 目前看起來似乎是瞬間流量過大 ip被鎖了@@ 詳情可能要明天問問看才知道。唉 老師一定氣死了,不過實在沒辦法,機器太晚到,來不及請固定ip,只好先借一個學弟的電腦,可是才第二天就掛了….orz。

update:今天同學去問才知道疑似被駭入值入木馬或是病毒,不斷地去try別人的密碼 …T_T 喔 怎麼會這樣,才第二天耶。現在只好趕快弄好,等資網處把ip還我們阿T_T

RFID in parkour & urban orienteering

上次介紹過的Touch,最新的一篇文章:RFID in parkour & urban orienteering是關於他們學生的一個project的發想,我覺得這點子還挺棒的,給小孩們玩應該會非常地有趣。

先從題目說起, 根據 parkour中文站的介紹,parkour指的是:

Parkour運動把整個城市當作一個大訓練場,一切圍牆、屋頂都成為可以攀爬、穿越的對象,
特別是廢棄的房屋,更適合飛簷走壁似的速降、跳升和飛躍.

而orienteering指的則是定向越野競賽。因此,我們對於這個project已經有了一個模糊的概念。

這個project分成三個部份:

  • 基地
  • 放置在城市中的RFID 晶片
  • 可以讓玩家攜帶的RFID讀取器

於是眾多玩家從基地出發,看誰能最快讀完所有的RFID tag 然後返回起點。 這個遊戲好玩就好玩在不斷地奔跑中還要計算最佳路徑,如果RFID放置的位置設計得好的話,會讓這個競賽更加有趣,若還可以加入團體合作,則又更有趣了。圖片請到文章中觀看,可以讓你更了解這個project。這篇文章也有個有力的結尾:

The traditional downsides of RFID such as limited range, small capacity, and lack of visibility can be used to great effect in urban space. Perhaps a “cheap and dirty" technology like RFID more closely matches the ‘grain’ of urban space than other, high-end technologies.

而這只是一個學生的project而已。

Public Pervasive Computing: Making the Invisible Visible

趁著去台北開會做火車時把這篇看完了,可能是因為之前看過了,所以看比較快吧:D
這篇文章原來的名稱叫做 Just-for-us: a context-aware mobile information system facilitating sociality 由Aalborg 大學的Jesper Kjeldskov和Melbourne大學的Jeni Paay發表於2005 Proceedings of the 7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Human computer interaction with mobile devices & services。重新整理過後,現在發表在九月份的IEEE Computer期刊上。

Just-for-us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稍微介紹一下。Just-for-us的設計概念就如同這次computer期刊上的標題(我認為新題目比較讚),他們想知道如果在現實層再架上一層虛擬或是數位層面,並且讓這一層面出現在使用者面前,會如何呢?於是他們設計了這次的研究,他們選了Melbourne的 Federation Square 當作實驗地點,花費了非常多的功夫針對每個地方拍攝照片並且撰寫針對地標撰寫一些介紹的文字,之後使用者就可以在PDA上看到(如下圖四跟圖七)跟目前所在位置相關的資訊,使用者還可以按下方的左右鍵來旋轉這個畫面,其實還有一些功能啦,像是朋友可以利用PDA互約等一下到哪碰面或是替餐館評分,可是不是很重要,有興趣的再去看。而整個系統架構就如圖三所示。

他們選了二十對之前已經互相認識,並且定期會來這個廣場的人。讓他們使用這套系統約莫一個小時。此外,他們還對他們進行了十分鐘的簡介和請他們自行先試用五到十分鐘以利降低因為對這套系統不熟悉而導致的拒絕感。經過了這一個小時,他們所得到得反應大多都是正面的,不過有些建議很有趣,像是對於一些普通的建築物標上名字可能不如只標上"黑色的大樓"來的讓人容易找到。作者則是在結尾提到了未來的努力方向,像是可以讓使用者貢獻內容,讓內容可以跟有機物一樣不斷地演化。

跟這種類似的研究主題還有一種叫做GeoNote的概念,同樣是架上一層虛擬層,GeoNote則是提供讓使用者可以在某個地點留下任何型態的資訊內容(text,audio…etc)。這跟小強與湯五捷之前在開會時所提的論文企劃概念相當類似,不過我之前在看的時候大多還是做導覽方面,少有針對某種特定地點深耕的想法出現,像是小強說的旅遊景點或是湯五捷所提得餐廳,不過也有可能是範圍太小很難做啦 lol。

籃球場wiki 二三事

T大的部落格最近終於又重開了,若T大有回去看籃球場wiki,應該會發出長長地一聲嘆息吧!

真的有種辜負了T大的感覺,無論T大那邊是怎麼看我。T大說得沒錯,我們這些網友無法給他些什麼,只會不斷地從他那邊一直拿,卻又永遠跟不上他的腳步(某種層面上來說,我可以體會T大這種感覺)。T大離開籃球場之後,整個籃球場似乎就失去了主角,整個方向都不對了。今日上台北在火車上除了看書外,還一邊想著籃球場的定位,卻一直沒個頭緒。很多能做的東西,對面的HoopChina都做了,論戰術涵養,我沒,sssfort也當兵去了。到底籃球場該何去何從?我想找個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