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曆十五年

真是本好書,應該之後要把黃仁宇大師的著作掃光才是。如果國中、高中歷史可以這樣教該有多好!國中那教條式的歷史教法真是讓人對歷史倒足了胃口,清末民初已經很慘了,大大小小條約的內容又把我們這些百年之後的學生搞的一樣血淚。一個學期只要仿照這本書的教法,就足夠讓人了解到非常多事情了。像是重文輕武(其實不只輕武吧….)的大問題,像是儒家誤用之後到底造成什麼樣不堪得結果!

這本書也把萬曆所遇到得問題給完整地呈現出來,國中課本上的寫法其實無法處理到作為一個皇帝他情感上的問題。而一個皇帝爽不爽又嚴重關係到他執政面的問題(像是萬曆不爽就進行不早朝那無言的抗議)。想到這個我就想到今天實驗室在討論重新配置實驗室空間得問題,許多時候我們設計某些東西都只考慮到功能面,像是空間夠不夠大、整齊不整齊。這些並不是不重要,但是配置空間的時候實在不應該只考量到這些問題,而應該更進一步地去問這種配置是否鼓勵人員疏離,還是鼓勵人員進行討論?大學時代的實驗室電腦都靠牆,人也不多,因此你的座位左右延伸就是你的夥伴,這種配置恰巧鼓勵了人員進行討論。研究所的實驗室則不然,四部電腦為一組,兩兩相對,分佈在四方形區域的角落,這種配置其實無法鼓勵人員進行討論。今天實驗室的學弟報告了一篇PUC上的論文:Affective is effective: how information appliances can mediate relationships within communities and increase one’s social effectiveness。其實有一點讓我得到很多啟示:

科技已經被用來當作社交關係中的中介者,但是現今的應用卻很少是用社交情境來設計的,社會互動是一種複雜的現象,為興趣和需求所驅動。資訊通訊科技在今日著重於更有效能和功能,但是人們的需求也同樣必須被關注到。

這本書也讓我更加了解到為何古代一個朝代換一個朝代,基本上還是沒有啥改進得最大原因:因循苟且。如果當一個新的概念被提出來,被反對得原因是史無前例而不是這個想法到底好或不好,到底適不適用當前得社會…等。這麼這個社會其實就是一攤死水了,畢竟有什麼創新的東西是史有前例呢?這社會風氣根本就不鼓勵人們創新。其實書中提到最大得原因其實是為了要穩固帝國的平衡,但是不從法律上著手,就只能從道德上著手。從道德著手會造成什麼問題呢? 大概就是一個虛偽、表面的社會。每個人口頭上都是滿口仁義道德可是私底下卻發現自己還是有著七情六慾。而明朝給官員那微薄到要餓死的薪水難道不是幫凶嗎? 也因此整個明朝也才出了一個海瑞,而不是所有得官員都是海瑞。

透過這樣深入得分析,神宗、張居正、海瑞、戚繼光和李贄再也不是書上一個微不足道的人名,而是一個活生生得人物。也只有透過深入分析當時的大環境我們才有辦法了解為何他們會做出這些決定,而不是傳統書上把人當作決策機器卻無視他們所遭遇到得問題。有時候我真的很期待是否有國中老師可以在講到戚繼光時就把戚繼光為何厲害給講清楚,就把倭寇的來源去眽也講個清楚,然而這些個別事件均與整個社會息息相關,也只有了解當時整個社會狀況,我們才能對歷史有更多得了解吧!甚至還可以講解一場精彩的戰役,如果有這種老師那還真是學生之福阿!

p.s 書中談到一點 p. 241 李贄更為大膽的結論是一個貪官可以危害至小,一個清官卻可以危害至大。 原來這不是老殘遊記的作者劉鶚所首先提出得概念阿!

廣告

3 thoughts on “萬曆十五年

  1. 你都只改在這邊寫, 在會議上都不敢說,
    弄得你們老師今天有些失望,
    就向上實驗室學生的課一樣, 有很大的無力感!

  2. 老師 妳怎麼找到這邊來的…@@
    我心態上總覺得我已經算是畢業的學生,對於這種事很難有置喙的地步,加上我找不到一個有力的點切入。其實這都只是藉口啦,我想真正的理由可能是因為我實在沒有勇氣跟多數老師、同學對抗,一如部落格。不過空間配置最後由研一升研二的決定,或許我還有一些彌補那懦弱的我的空間。

    辜負老師的期望,是我的錯。謝謝老師,我想,有時候我真的沒有意識到我做錯了什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