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了

其實我一直在懷疑,不過今天才真正確認下來。

我一個人在家的時候,無論有放音樂與否,心情都很容易不停地落到谷底,女朋友如果在家就不會這樣。

我想,我真的回不去了,回不去那高中一個人在小房間裡聽著廣播,嘴裡跟著輕哼,坐在太陽灑進來的光線旁,翻閱雜誌或是看書的我。這究竟是變好還是變糟,還是只不過是人生時期的一個轉變呢?

我,現在還能不能一個人生活呢?

最近在忙

最近真的很忙,報告和論文的事就不說了。
還在翻譯一些遊戲的文章,雖然翻得不是很好,但是至少可以看XD。
http://gamedev.tw <–這裡
回想起以前想找遊戲界的資訊非常困難,對一個高中生來說,要看這麼多英文,簡直是屠殺..(好吧這是我英文能力差….)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對這些有興趣,不過我倒是覺得挺有趣的:p

或許是為了彌補自己很可能得之後才回遊戲界的缺憾吧…
沒辦法,一路上離遊戲界越走越遠,這或許是我自己目前對抗這個流動所能做的了。

世界是平的-讀後感

基本上,對我而言,很少有書看完之後,會有股衝動想寫篇讀後感的。

套句梁老師的話"震撼"。

如果你還沒看過這本書,那你可以看作者到MIT的演講來嘗鮮一下(作者其實挺幽默的)。

乍看之下,你會以為他講的是努力讀書,然後找個好工作這類的低階勵志書籍,

或是歡呼全球化到來的馬屁書,亦或是偏激一點是一切向錢看的態度,

但其實他想傳達的則是更深沈的東西-一段愛與和平的遠景(是,你沒看錯)。

雖然我們一天到晚聽到、感受到全球化,但是這本書讓我感受更為深刻。

應該這樣說:"我真的不知道原來外面這些企業早就已經開始這樣玩了。"

不是指外包喔,不是指單純將"製造類"的工作包給國外這件事。

而是連非製造類的工作也可以外包出去。

不過我對於他的提倡的教育方針卻有些不一樣的看法,

Friedman認為科技(數理)是未來主要的競爭利器。

他對理工人才的注重遠遠超出所謂文科的人才。

在我看來,加強數理教育是一個未開發或是開發中的國

家迎頭趕上其他國家的一個利器,但對於要邁向已開發國家階段的國家而言(我想台灣應該可以放在這裡),

他們需要所謂的"文類組"人才(社會學家、藝術家….etc)。

也就是類似美學的經濟這樣的人才。

好吧,這樣說好了,如果這個世界都是工程師,你在看電影的時候大概是髒話連連。

當然,這是在經濟與娛樂方面,如果科技發展太快,社會、法律卻跟不上的時候,

想必也是一場災難(應該還有人記得cable上網剛開放的時候,你必須搭配數據機上傳)。

所謂讓自己成為碰不得的人(untouchable),指的也就是找出自己的核心價值。

作者提出了四種人:太特殊、太專業、太懂得深耕、太懂得調適。

(我想台東的邯鄲爺的應該就是這其中一種,壞就壞在他每年只能上工一次。 )

不過這方面他的著墨跟其他地方比起來就少了,不過這也是每個人的課題。

某方面來說,台灣已經達成作者在書中的兩個心願-全民健保跟人人上大學。

當然,你我都知道,後者的意思不一樣。
說真的,看完之後,再看看自己只有苦笑而已。

如果你真的對自己的能力感到非常滿意的話,那你應該要注意一下你把自己放在哪個層級。

不過這本書對於全球化的議題其實尚未挖的很深,你如果對全球化有興趣,你可以找更多

的書來看,不過對於科技人來說,已經很不錯了。

相關閱讀:

藍海策略

天下沒有懷才不遇這回事

ppaper

“魔球:逆境中致勝的智慧"

“You’ve got to find what you love"-Steve Jobs

我的第一杯咖啡

過年回家的時候,看到弟弟們已經進入手動沖泡的領域了。
泡起來的咖啡又比外面的好喝,於是這次上來就去買了相關器材。
罔顧弟弟的建議,在附近的咖啡用品店一次購足。

一整個失敗,先讓我從頭說起。
首先是
豆子
,豆子挑最便宜的買,沒想到…磨起來怎麼沒有香味阿-失敗
磨豆機:本來買了便宜的電動式,沒想到很爛….,只好再去換手動的,不好使用。-失敗
法國壓的沖泡器:乍看之下網子非常的細,但是..實際上還是不太夠 -失敗

沖泡的時候,水又加太多,變成咖啡湯-失敗
後來才發現….磨得太粗了…還是失敗

老闆累積五個失敗可以換一個電動的嗎T_T

累積五個失敗,我的路還很遠….

重新充電

很多人所謂新的一年是從西曆一月一號開始,而我則不然。
我新的一年是從農曆的一月一號開始,倒也不是我是個多麼傳統的人,
而是每到這個日子,我就會從目前的寄居地返回故鄉,與眾多親友見面。
這是我每年度可以緩一口氣的時候。

這其中由以與國中和高中同學見面最令人高興。
這些一起度過青澀時期的朋友總是令人感觸良多。

這些會面有著神奇的魔力,可以治癒我那年來的疲憊。
兩三年沒見到高中同學了,之前都是懶得約人,
也懶得到高雄來。這次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動力,
而且我還請客了:P

國中同學,則有著另一個層面的感受。這些是真正的老朋友。
其中某些人我國小三年級就認識了。
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真的是很不可思議。
縱然一年來鮮少聯絡,但彼此的互動就跟呼吸一樣自然。
對於偏向內向的我來說,這些感受真的很棒。

明年見囉!